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邢岫烟的结局_邢岫烟与妙玉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9-04-21     浏览次数:1
薛蝌是什么人?他与邢岫烟的关系

  薛蝌是薛宝琴的胞兄,也是金陵薛家之人,为皇商之后,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的人物。因父亲去世,母亲又患痰症,作为长子,他带着妹妹薛宝琴进京聘嫁,投奔薛姨妈。薛姨妈是他的姨母,在他和薛宝琴来的时候,文中是这样写到的“大家正在品评香菱诗歌的时候,几个小丫头婆子来说,薛大姑娘的妹妹,薛大爷的兄弟来了,薛宝钗笑道:”我们薛蝌和他妹妹来了不成?“ ”看薛宝钗直接称呼他的名字,薛蝌应该比薛宝钗要小,是薛宝钗的堂弟。若是兄长,薛宝钗直呼其名,实为不礼貌的行为。而按照薛宝钗受传统礼制教育长大来看,不礼貌的行为应当不会出现,所以薛蝌是薛宝钗和薛蟠的弟弟。

  薛宝琴有点带红楼第一美人的性质,因为在他出现后,贾母对其赞不绝口,极为疼爱,甚至越过林黛玉去,想将她配给贾宝玉。对于薛宝琴和薛蝌的描写,是在《红楼梦》第四十九回中,通过贾宝玉之口,说出来的。“然后宝玉忙忙来至怡红院中,向袭人,麝月,晴雯等笑道:”你们还不快看人去!谁知宝姐姐的亲哥哥是那个样子,他这叔伯兄弟形容举止另是一样了,倒像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谁知不必远寻,就是本地风光,一个赛似一个,如今我又长了一层学问了。除了这几个,难道还有几个不成?“一面说,一面自笑自叹。袭人见他又有了魔意,便不肯去瞧。晴雯等早去瞧了一遍回来,嵸嵸笑向袭人道:”你快瞧瞧去!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像一把子四根水葱儿。“”且看宝琴的容貌,竟在宝钗之上,而薛蝌则比薛蟠更像宝钗的亲兄弟。由此可见,这对兄妹的基因何等的出色,薛蝌虽无容貌的特定描写,定然也是个极为风流的人物了!

  薛蝌是个忠厚老实的人,投奔了薛姨妈之后,就老老实实,兢兢业业的为薛姨妈办事。薛蟠、薛蝌是堂兄弟,是具有可比性的一对人物。他们一个是呆霸王,一个是明白人;一个滥情、莽撞,一个是诚实、稳重;生活情趣一俗一雅,判若泥云。薛蟠在寡母的娇惯下成了一个只知吃喝玩乐,永远长不大的孽障;而薛蝌自小随父到各地做买卖,后来又承担家业,因而得以锻炼成材。所以在薛蟠完全不中用,还经常给薛姨妈惹麻烦的情况下,薛蝌才能受到薛姨妈的重视。毕竟薛宝钗虽然能帮着薛姨妈料理家务,但却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不可抛头露面,很多时候还是需要一个男人的。而薛蝌秉性忠厚不说,还是自家亲子侄,自然信的过。

  因为薛蝌的忠厚老实,所以红学家周汝昌先生,对其名字提出了疑问。毕竟薛蟠这么个呆霸王,都得了“蟠”字,薛蝌如何也不应该归于蝌蚪一类吧。周汝昌先生认为:“薛蝌之名,当是底本草书致讹。盖蝌蚪乃蛙之幼虫,至细至卑,无所取义。应作虬。虬即虬,龙之一种。兄名蟠,弟名虬,其义相联。雪芹写竹根雕杯,写梅花曲枝,皆用”蟠虬“一词可证。虬误为蚪,又讹作蝌也。”

  薛蝌和邢岫烟,最后由贾母做主,成了亲。他们两人在进京的路上便早已相识,已是有过交集,彼此都还满意。再加上邢岫烟随着妙玉学了闲云野鹤般恬淡清秀,而薛蝌也如宝玉所说“倒像是宝姐姐的亲兄弟”,这两人在婚后的生活,应当还是比较好的。至少在盲婚哑嫁的封建时代,两人之间还是比较好的了!也许在贾府破败后,这两个人能够相互扶持的走下去,得到一个比较好的结局,白头到老吧!
 

邢岫烟在《红楼梦》中的主要作用 邢岫烟的人物品格如何?

  邢岫烟是《红楼梦》梦中的一个人物,位于“金陵十二钗”副册之中。在书中,作者对于岫烟此人的描述并不是很多,笔墨极少。但若是看《红楼梦》,你会发现,邢岫烟这个人其实是很出彩的。曹雪芹此人虽然文笔极俊,特别是对人物的塑造上,往往只需一两句,就能让读者心中有了鲜明的形象。特别是对大观园中的众女儿的描写,更是各有千秋,极具特色,让读过之人,对这些姑娘都心之神往。而邢岫烟此人,着墨不多,人物却极为出彩,虽然也有曹雪芹文笔的原因,但另一方面也说明,岫烟此人在故事中绝不仅仅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她的存在一定有着什么特殊的作用。

  若是读到邢岫烟和宝玉的那一段对话,相信大家就一定知道岫烟存在的重要作用了。“想罢,袖了帖儿,径来寻黛玉。刚过了沁芳亭,忽见岫烟颤颤巍巍的迎面走来。宝玉忙问:’姐姐那里去?‘岫烟笑道:’我找妙玉说话。‘宝玉听了诧异,说 道:’他为人孤癖,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目。原来他推重姐姐,竟知姐姐不是我们一流的俗人。‘岫烟笑道:’他也未必真心重我,但我和他做过十年的邻居,只 一墙之隔。他在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他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无事到他庙里去作伴。我所认的字都是承他所授。我和他又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 分。因我们投亲去了,闻得他因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竟投到这里来。如今又天缘凑合,我们得遇,旧情竟未易。承他青目,更胜当日。‘宝玉听了,恍如听了焦雷 一般,喜的笑道:’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来有本而来。正因他的一件事我为难,要请教别人去。如今遇见姐姐,真是天缘巧合,求姐姐指教。‘说着,便将拜帖取与岫烟看。岫烟笑道:’他这脾气竟不能改,竟是生成这等放诞诡僻了。从来没见拜帖上下别号的,这可是俗语说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 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宝玉听说,忙笑道:’姐姐不知道,他原不在这些人中算,他原是世人意外之人。因取我是个些微有知识的,方给我这帖子。我因不知回什么字样才好,竟没了主意,正要去问林妹妹,可巧遇见了姐姐。‘岫烟听了宝玉这话,且只顾用眼上下细细打量了半日,方笑道:’怪道俗语说的——闻名不如见面,又怪不得妙玉竟下这帖子给你,又怪不得上年竟给你那些梅花。既连他这样,少不得我告诉你原故。他常说:古人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他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他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 他个‘世人’。畸人者,他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中扰扰之人,他便喜了。如今他自称‘槛外之人’,是自谓蹈于铁槛之外了,故你如今只下‘槛内人’, 便合了他的心了。‘”这段话,极为清楚的点明了她的作用。

  一、点出妙玉“——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 男不男”的情况,指出她虽是佛门之人,却沉溺与红尘之中。为后来妙玉一块美玉落入污泥中,最终落得悲惨结局作铺垫。

  二、点出妙玉对宝玉的情谊,妙玉本就是个不轻易与人交好的人,却特地给宝玉下了个“槛外人”的帖子。而岫烟指点宝玉署名“槛内人”,也极为有意思。

  邢岫烟此人,其实像一朵兰花。守拙藏愚,自有风骨。在大观园的小姐群中,她是最穷的一个,而且是依附而来的,但她不慕虚荣,不怨天尤人,不做损害人格的事,过得恬然自得,极象一朵兰花在大观园中幽幽地吐着芬芳。《邢岫烟典衣赋》中写道:“当其失路依人,居贫寄食;生有仙姿,容无靓饰。簪金带玉,曾游绫绮之场;裙布钗荆,别具烟霞色。身如萍靡,移本无根;心与莲同,辟谁见着?”这是前人对岫烟此人的评价,清贫而不孤高,以兰花来说岫烟最是合适不过的了。

邢岫烟与妙玉的关系 邢岫烟的结局


  脂砚斋批语“宝琴、岫烟、李纹、李绮皆陪客也,《红楼梦》中所谓副十二钗是也。”后入园这四个女儿当中,宝琴着墨最多,俨然副十二钗中的佼佼者。对于邢岫烟,却少有笔墨提及。但实际上你观邢岫烟此人,你会发现她这个人其实是挺精彩的。曹雪芹无论是塑造人物,还是安排故事情节,很多都具有叛逆色彩,他对于邢岫烟这个人的安排也是如此。邢岫烟此人端雅稳重、温厚平和、知书达礼,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可是她的家境贫寒不说,父亲的言谈举止也粗鄙不堪。曹雪芹用凤姐的视角将邢岫烟的性格品行点出来“凤姐儿冷眼敁敠岫烟心性为人,竟不象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却是温厚可疼的人。”邢岫烟这个人用脂砚斋的说法就是“老鸦窝里出凤凰”。

  除了在塑造区别于自身生长环境的邢岫烟这个人,还有一个地方体现了曹雪芹的叛逆性思维。那就是让家世不好的邢岫烟,与清高孤洁的妙玉交好。《红楼梦》中借宝玉的口引出两者之间的关系“想罢,袖了帖儿,径来寻黛玉。刚过了沁芳亭,忽见岫烟颤颤巍巍的迎面走来。宝玉忙问:‘姐姐那里去?’岫烟笑道:‘我找妙玉说话。’宝玉听了诧异,说 道:‘他为人孤癖,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目。原来他推重姐姐,竟知姐姐不是我们一流的俗人。’”家境贫寒的岫烟与管家小姐出身,又长于佛门的妙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呢?

  邢岫烟和妙玉的关系可以说是半师半友。“岫烟笑道:‘他也未必真心重我,但我和他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他在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他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无事到他庙里去作伴。我所认的字都是承他所授。我和他又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因我们投亲去了,闻得他因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竟投到这里来。如今又天缘凑合,我们得遇,旧情竟未易。承他青目,更胜当日。”妙玉小的时候,身体不好,请了许多的大夫,买了许多的替身儿都没有用,后来经高人指点,送到寺庙中去后,身体才日渐好了起来,于是就这样待在佛门里带发修行。而岫烟只因为家境贫寒,寺庙的房子便宜,于是机缘巧合之下,家里人赁的就是妙玉所在寺庙的房子。两者年龄相差不多,便也就往来渐多,可以说岫烟全然不同于她家里人的言行举止的形成,与幼时同妙玉相处脱不了关系。

  不过岫烟与妙玉的交好,并不是处在相同地位的。在小编看来,妙玉在与岫烟交往的途中,是将自己摆在高位上的。毕竟以妙玉的性格,当初定是看不上岫烟的。很有可能只是因为当时幼小的妙玉在佛门中,很是孤单,而岫烟正好在这个时候出现,所以两人才有了交集。而后来妙玉被接近大观园中,与周围格格不入,定也是有些孤独的。而后来看见幼时有了交集的岫烟,在这种情况下,两人才有了更深的交集。用岫烟的话来说,就是“他也未必真心重我,但我和他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

  看《红楼梦》,我们知道邢岫烟最后因为薛姨妈为了给金玉良缘投石铺路,硬是要把岫烟嫁给薛蝌。两人的结合是在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产生的,她的婚姻很是符合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说法。他们两人的婚后生活“大约二人心中也皆如意”,这一句话的意思应该是指两人对于各自的婚姻应当都是不反感不讨厌,当然也没有什么特殊感情的了。所以二人的后来应当同许多以这种方式结合的人一样,过着普通平实的生活。

  二人的举止品行来看,倒还般配,也有人说雪芹在红楼中都充斥着一种悲剧的婚姻观,所以两人的婚姻结局也许并不是很好。在邢岫烟的咏梅诗中,有“霞隔罗浮梦未通”这样一句。这句话其实是带有一些迫于宿命的无奈的感觉,暗指岫烟本无意成婚,满足于自己闲云野鹤的生活,却又迫于父母之命与薛蝌结合,所以他们的结合是没有欢乐和幸福的。安静朴实的生活,迫于宿命的无奈,让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的婚姻将会平淡无奇,彼此之间相敬如宾,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自己无奈的生活直至白头。而放弃了希望,放弃了追逐资格的岫烟,她的结局其实也是另一种悲剧。

《红楼梦》邢岫烟简介 邢岫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邢岫烟是《红楼梦》中的人物,岫烟与妙玉交好,两人在姑苏做过十年邻居。在这个期间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邢岫烟所认的字都承妙玉指授。所以两人在大观园相遇后,来往密切。邢岫烟端雅稳重,温厚平和,安贫乐业,全无富家女子气息,她这种气质的建立,除了自身原因,有很大一部分都与幼时与妙玉相交有关。所以宝玉赞她:“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本有来历。”

  岫烟是邢夫人的侄女,邢忠夫妇的女儿,因家道贫寒,所以岫烟跟随邢家人前来投奔邢夫人,后在大观园迎春的住处紫菱洲住下。邢夫人这个人冷心冷情,心是石头做的,只知道贪图荣华富贵,帮她的恶棍丈夫胡作非为,自己的亲人倒好像和自己一无关系。所以有这么一个亲戚,既是岫烟的幸,也是她的不幸。幸的是,因为邢夫人的原因,住进大观园,与大观园众女儿相交。不幸的是,在邢夫人这么一个冷心的人手下生活,岫烟的生活并不好。邢夫人对岫烟的疼爱只在表面上,以全自己脸面。其实私下中,岫烟的生活极为不幸。邢夫人甚至要求邢岫烟把每月二两银子的月钱省下一两来给她自己的父母,使得邢岫烟只得典当衣服来维持她在大观园的开支。好在邢岫烟虽家道寒素,却全不似父母所为,自由自己的坚持和风度。因此贾府中人都看重她,凤姐、宝钗更是经常体贴接济。

  凤姐和宝钗,其实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若不是有自身的人格魅力,岫烟不会受到两人的关照。那么岫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她有哪些地方,值得我们赞扬学习呢?

  岫烟有自己的坚持,虽然自己的生活并不好,但从不会主动去麻烦别人。能自己解决的,就自己解决,是个坚强的女人。在《红楼梦》第五十七回中,岫烟拿棉衣当了几吊钱作盘缠,谁知当棉衣的“恒舒典”竟是薛家开的,宝钗得知后就和她开玩笑说“人没过来,衣裳先过来了”。

  聪慧灵敏,知书达礼。在宝玉接到妙玉“槛外人”的拜帖后,不知道怎么回,还是岫烟点醒了宝玉。宝玉署了个“槛内人”的名字,合了妙玉的心思。邢岫烟和妙玉交好,两人甚至有一份师徒之情。所以岫烟的气质是极好的,没有富家小姐的气息,反而带着一股素雅。她对于人有自己的看法,不会被迷了眼,对于妙玉,她评价道:“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指出妙玉身在佛门,却红尘难尽,情缘难断,已不洁不捂。一语道破妙玉的状态,可谓眼光犀利。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是岫烟所做的一首诗《咏红梅诗》中的语句,从诗中可以看出岫烟是一个“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温柔安静但又超然不凡的女子。不堪的境遇中她以“省事”的态度应付“不省事”的,宁可自已掏钱打酒也要打点那些“嘴尖”的妈妈丫头,借以避开其毕露的锋芒。面对“酒糟透”那样不堪的父母,和“非真心疼爱”她的姑母,她也没有半点责怪和幽怨不平之意,还把微薄得连自已也不够用二两月钱送一两给父母。宝玉生日令人瞩目,向他拜寿的挤破了门,岫烟与宝玉生日相同,她却守口如瓶,一声不吭。后见湘云直口说出来,便“少不得要到各房去让让”,顺势与宝玉等一起过了一次华诞。她是看明白了人生,接受着本该接受的一切,对于人生她更多的是从容随和,乐以忘忧,安安静静过着自己的日子。她应该是世间难得的清醒女子,对于这个世界看得极为透彻。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