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韩琮的诗词_韩琮的诗词翻译_韩琮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4-28     浏览次数:12
“行人莫听宫前水,流尽年光是此声。”韩琮《暮春浐水送别》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绿暗红稀出凤城,暮云楼阁古今情。

  行人莫听宫前水,流尽年光是此声。


【译文】

  绿叶繁密春花稀少的时节离开京城,暮云低垂楼阁高耸蕴涵着古今幽情。

  远行之人千万不要听那宫前的流水,送走人世间悠悠岁月的正是这水声。


【赏析一】

  送别,历来是文人骚客们吟咏良多,在不断求真、求情、求意的过程中常作常新的题材,就送别诗的整体情感内蕴而言,既有洒脱旷达之作,亦不乏深情绵邈之歌,但多针对一时一地所生之情慨然言之。韩琮此诗别具一格之处正在于其独具匠心,断然避开古已有之且渐成模式的豪情、悲情二途,从所有离愁别恨中提炼出送别时的共有情态。


【赏析二】

  《暮春浐水送别》是一首七绝,是为失意人送行之诗。这首诗描写了暮春季节帝城傍晚的寂寥景象,表现了浓重的沧桑之感和凄凉的年命之悲。这种衰飒情调,是中唐日趋没落的政治形势的反映。


【赏析三】

  “绿暗红稀出凤城”,“绿暗”“红稀”紧扣诗题“暮春”二字。鹅黄明丽、远有近无的嫩绿,只属于东风轻拂中万木复苏的早春,晚春风光,便是诗人在红绿色调鲜明对比中拈出的“暗”和“稀”。两词一方面如实描画了诗人眼中的景物:时序推移,草木的绿意在渐浓的春气里变深变暗,繁花满枝的景象也因之而只能成为美好的回忆。即使不曾“雨疏风骤”,“绿肥红瘦”亦注定要在晚春时节一幕幕上演。另一方面,“暗”“稀”二字也借景抒情,以色彩的暗淡和数量的孤单,来映衬送别之际主客同有的惆怅之情。

  “暮云楼阁古今情”,送别,本就暗生愁绪,更何况是在最易触痛感伤的黄昏。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此时此刻,在这繁华至极的帝都,无数高楼画阁沐浴在落霞暮云之中,眼前景不经意间勾起了诗人无穷无尽的心中情。于是,契阔别离之情、壮志未酬之情、感怀伤时之情……跳跃着,翻滚着,一齐涌上心头,再融入生命体验中不可排遣的沧桑感,一时间,诗人恍然置身于历史的长河中,让古往今来的相似情感重逢、共鸣,似乎从中获得了一种可以超越时光的永恒。这大概就是韩琮所言的“古今情”了。

  末尾两句,则由次句“古今情”牵引而来。面对不可回返的流水,人们总是抱以时光流逝中所有美好事物一去不再的无奈与遗憾。“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论语·子罕》)如此,“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李煜《乌夜啼》)又何尝不是如此?诗人苦心告诫,让人“莫听”,却不曾言明其中缘由,是同于古人?异于古人?他将一个貌似平凡的悬念之花,选择在诗尾绽放。“流尽年光是此声”,原来“莫听”只是诗人情有所感之后对朋友发自内心的善意劝告。往日或许无妨,别人或许无妨,然行人不可听,别时不可听。只因送别的忧情,本就无法承受这潺潺水声惹起的无边之愁。


【赏析四】

  “行人莫听宫前水,流尽年光是此声”的诗意:远行之人千万不要听那宫前的流水,送走人世间悠悠岁月的正是这水声。这两句是说,这宫前水潺湲流动,其声充耳,引起远行人的客愁,所以,劝其“莫听宫前水”。这宫前水,不仅流尽了古往今来千千万万有才、有志、有为者的大好年光,或者轻掷韶华,或者屈辱一生,或者空死牖下,而且也将流尽腐朽没落的唐王朝的国运。诗句蕴藉含蓄,凝重深沉,内涵深广。


【赏析五】

  这首送别诗之所以不落窠臼,而写得蕴藉含蓄,凝重深沉,在于作者排除了歧路沾巾的常态,把错综复杂的隐情,友情,人世沧桑之情,天下兴亡之情,一古脑儿概括为“古今情”,并巧妙地用“绿暗”、“红稀”、“暮云”、“宫前水”等衰飒形象掬出,收到了融情于景的艺术效果。诗的结构也是围绕“古今情”为轴线,首句蓄势,次句轻点,三、四句浓染。诗意内涵深广,韵味悠长,令人读后回味无穷。

“晚日低霞绮,晴山远画眉。”韩琮《晚春江晴寄友人》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晚日低霞绮,晴山远画眉。

  春青河畔草,不是望乡时。


【译文】

  夕阳西下,含山欲坠,天边的云霞经夕阳映照,色彩斑斓。远处的青山一抹,就仿佛是美人的翠黛。春风吹青了河边的芳草,绿油油的一片,顺着河畔延伸开来。现在还不是望乡思家的时候啊。


【赏析一】

  此诗载于《全唐诗》卷五百六十五。下面是安徽大学文学院术研究带头人、安徽大学古籍整理汉语言文字研究所顾问马君骅对此诗的赏析。

  这首小诗主要写景,而情隐景中,驱遣景物形象,传达了怀乡、思友的感情。在暮春三月的晴江之上,诗人仰视,有落日与绮霞;遥望,有远山如眉黛;俯察,有青青的芳草。这些物态,高低远近,错落有致。情,就从中生发出来。


【赏析二】

  全诗四句,有景有情,前三句重笔状景,景是明丽的,景中的情是轻松的。末一句收笔言情,情是惆怅的,情中的景则是迷惘的。

  诗中除晚日、远山都与乡情相关外,见春草而动乡情更多见于骚客吟咏,如《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等都是。韩琮此诗从“晚日”、“远山”写到“春草”,导入“望乡”,情与景协调一致,显得很自然。明代谢榛在《四溟诗话》中说:“景乃诗之媒,情乃诗之胚,合而为诗。”斯言可于这首小诗中得到默契。


【赏析三】

  首句炼在“低”字。在生活中可观察到,日低时才见晚霞,日愈落下,霞的位置亦愈低,就是“落霞”。一个“低”字写出此刻晚日沉沉,含山欲坠;落霞经晚日的金光从下面映射,更显得色彩斑斓,极为绮丽。晚日与绮霞,两者相互映衬,相得益彰。

  次句“远”字传神。青山一抹,宛如美人画眉的翠黛。这一美景,全从“远”字得来。近处看山,便非这种色调。

  第三句“青”字最见匠心。这里“春”下单着一个“青”字,别有韵味。这个“青”与王安石“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同一杼轴。王安石的“绿”,由“过、到、入、满”等经几次涂改方始得来,足见锤炼功力。韩琮在此炼得“青”字,早于王安石几百年,应该说是“先得我心”。正是这个“青”字使全句飞动起来,春风唤醒了沉睡的河畔,吹“青”了芳草,绿油油,嫩茸茸,青毡似地沿着河畔伸展开去。这一盎然春意,多靠“青”字给人们带来信息。

  全诗着力点最终落在末句“望”字上。“望”字承前启后,肩负着双重任务。前三句的景是在诗人一望中摄取的。由望景联想到望乡,望乡自不免怀旧,所以诗题不仅标出“晚春江晴”,而且缀以“寄友人”。然而诗人为什么不说“正是望乡时”,偏说“不是望乡时”?望景怀乡,望景怀人,本是常情,但诗人故意不直陈,而以反意出之。正如辛弃疾在《丑奴儿》下片中所说的:“而今识得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辛词不言愁而愁益深,此诗不言望乡而望乡之情弥切矣。


【赏析四】

  韩琮(生卒不祥)字成封,长庆进士。初为陈许节度判官,后历中书舍人、湖南观察使等职。这首小诗主要写景,而情孕育景中,传达了怀乡、思友的感情。

  首句写道:“晚日低霞绮。”“霞绮”即艳丽多采如云霞的锦绮。唐代诗人白居易在《病中辱崔宣城长句见寄兼有觥绮之赠因以四韵总而酬之》中写道:“信题霞绮缄情重,酒试银觥表分深。”其中的“低”字很妙,写出此刻已经是落日西下之时。这里,诗人描写了落霞经晚日金光的映射所具有的色彩斑斓,极为绮丽的美景,不但突出了一个“晴”字,也为后面景物描写奠定了基础,为情感的抒发营造了氛围。

  诗人接着写道:“晴山远画眉。”意识是说,在晴朗的天气里,青山一抹,宛如美人画眉的翠黛。这里,诗人把“晴山”喻为美女的眉毛,也赋予山之人的情感。可以说,不但表现出山之美,而且暗示了诗人喜爱的心情。其中,一个“远”字很妙,形容词用作动词,将“山”与“眉”关合起来,不但给人高远空阔之妙,而且描写将静态动态化,给人以无尽的审美想象。

  第三句写道:“春青河畔草。”这句也许化用了《古诗十九首》中的 “ 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这是一首对丈夫思念的诗歌。到了唐代,王维的《送别》中写道:“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 其中后两句的意思就是说,春草明年春草再绿的时候,游子你能不能回归?在诗歌中,“青草”这一意象,就蕴含了思念与怀想的意思。同时,“青”让我们想到王安石“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字。可以说,一个是初春,一个是仲春。就这个“青”字来说,在诗歌中,也如“绿”字一样使诗歌的“境界全出”。春风唤醒了沉睡的河畔,吹“青”了芳草,整个河畔一片绿油油的景象,甚至延伸到远处。诗人韩琮借此表明了与朋友的惜别与思念之情。

  最后一句写道:“不是望乡时。”这一句是承上句“春青河畔草”而来,这是诗人情感的表现。其中,“望”字很见功力。我们知道,在古代诗歌中,登高望远,怀乡思人,往往却是自伤情。然而,诗人不说此时“正是望乡时”,而是说“不是望乡时”,这是诗人反其意而用之。这样,不但强调了望景怀乡之意,而且暗示了诗人所具有的一种无奈的伤感。真是不言望乡而望乡之情弥切矣,在写作上,这更有助于提高表情达意的效果。


【赏析五】

  在艺术上,首先,情景交融,情感深厚。诗歌的前三句重笔状景,末一句收笔言情。其次,注重意象的选择,提高诗表达效果。

  从“晚日”、“远山”写到“春草”,导入“望乡”,情与景协,自然和谐。再次,仰视俯察,形成开阔空间,提升诗歌的意境。诗歌中,诗人站在三月的晴江之上,仰视,有落日与绮霞,有远山如眉黛;俯察,有青青的芳草。这样,一仰一俯,空间拉大,境界高远,情从中来。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