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祖咏的诗词_祖咏的诗词翻译_祖咏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5-04     浏览次数:0
“海色晴看雨,江声夜听潮。”祖咏《江南旅情》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楚山不可极,归路但萧条。

  海色晴看雨,江声夜听潮。

  剑留南斗近,书寄北风遥。

  为报空潭橘,无媒寄洛桥。


【译文】

  楚地的山脉绵延不断没有尽头,返回故乡的路是如此崎岖萧条。看到东海日出,彩霞缤纷,就知道要下雨了;听到大江波涛澎湃的声音,就知道夜潮来临。我书剑飘零,羁留近于南斗之下,家乡遥远,家书难收,我家北风之下的大雁,吹到南方而不能北回。吴潭的美橘熟了,想寄一点回家,可惜无人把它带到洛阳。


【赏析一】

  这首作品里江南景色是一种意象中的景色,全诗仿佛都出于大概统一这样的视角。像“楚山不可极”,就将背景的广阔简洁得说明了;“海色晴看雨,江声夜听潮”,其实也是一种大概的描绘。

  不过诗里也有细节刻画,诗人主要用细节刻画表现对家乡的思念,对乡邻的牵挂,旅行中见到的优美景色固然不俗,那心中对故乡的思念之情也表露得很殷切。比如用星象和季风来说明远离故乡羁绊在外的情况,为后一句的难以找到合适人选来寄送橘子做了一个铺垫,心中的乡愁之浓烈可见是真实的。


【赏析二】

  江南烟雨名扬天下,但是江南临海,海岸线很长,这固有的广阔风光却历来少有写者。诗人在这首诗中表现出来的就恰恰是江南山川广袤的景致。说祖咏是一位心思巧妙的诗人,确实如此。


【赏析三】

  流落江南的祖咏原是洛阳人,于异乡思念家人而作此诗。楚山阻隔,归家之路迢迢,表达出他欲归不得的凄凉。江南多雨,夜潮澎湃,暗示他思乡心情如雨,似潮水翻涌。仰望南斗,想到自己身在南方,但心寄北方故乡。看到江南名产空潭美橘已熟,就想和亲友一同分享,可惜无人代为传送啊!

  人们有好东西,总想和亲友分享,才更添滋味。但亲友相隔千里,也只能遥寄相思了。诚如苏轼所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生聚散如同月圆月缺,都是人生必经之路,只要是人都脱离不了红尘,所以也摆脱不了悲欢离合。人生不会十全十美,就如五行的相生相克,有正就有反,有生就有死,有圆就有缺,有苦就有乐。聚散本无常,自古难两全,若能看透这个理,或许也就比较能坦然面对了。


【赏析四】

  对于诗中用到的来描绘景色的素材,大致上把江南既婉约又壮阔的秀丽山川写给了后人,也许里面有着些许豪气,但是豪气是藏在字句里的,不让读者有被气势所迫的感觉。在祖咏的《江南旅情》中,江南实在少了些脂粉气,多了些清爽。


【赏析五】

  从感情色彩上分析这首诗,诗人的表达还是很含蓄的。也许放在今天,如果做同样的事情会显得很做作,甚至有些婆婆妈妈,但是放在诗人当时的情况下,为了找不到捎东西回家乡的人而苦恼就是一种思乡情怀的自然流露。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祖咏《终南望余雪》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译文】

  终南山的北面,山色多么秀美;

  峰顶上的积雪,似乎浮在云端。

  雨雪晴后,树林表面一片明亮;

  暮色渐生,城中觉得更冷更寒。


【赏析一】

  《终南望余雪》是唐代诗人祖咏创作的咏雪诗。此诗主要描写终南山的余雪,通过山峰与阳光的向背表现了各处不同的景象,又联想到山头的积雪消融后,丛林明亮,低处的城中反会增寒,景色虽好,不知有多少寒士受冻。

  全诗咏物寄情,意在言外,精练含蓄,朴实俏丽,意境清幽,给人以清新之美。


【赏析二】

  据《唐诗纪事》卷二十记载,这是作者在长安的应试诗。诗写遥望积雪,顿觉雪霁之后,暮寒骤增;景色虽好,不知多少寒士受冻。咏物寄情,意在言外;清新明朗,朴实俏丽。


【赏析三】

  题意是望终南馀雪。从长安城中遥望终南山,所见的自然是它的“阴岭”(山北叫“阴”);而且,惟其“阴”,才有“馀雪”。“阴”字下得很确切。“秀”是望中所得的印象,既赞颂了终南山,又引出下句。“积雪浮云端”,就是“终南阴岭秀”的具体内容。这个“浮”字下得多生动!自然,积雪不可能浮在云端。这是说:终南山的阴岭高出云端,积雪未化。云,总是流动的;而高出云端的积雪又在阳光照耀下寒光闪闪,不正给人以“浮”的感觉吗?读者也许要说:“这里并没有提到阳光呀!”是的,这里是没有提,但下句却作了补充。“林表明霁色”中的“霁色”,指的就是雨雪初晴时的阳光给“林表”涂上的色彩。

  “明”字当然下得好,但“霁”字更重要。作者写的是从长安遥望终南馀雪的情景。终南山距长安城南约六十华里,从长安城中遥望终南山,阴天固然看不清,就是在大晴天,一般看到的也是笼罩终南山的蒙蒙雾霭;只有在雨雪初晴之时,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贾岛的《望(终南)山》诗里是这样写的:“日日雨不断,愁杀望山人。天事不可长,劲风来如奔。阴霾一似扫,浩翠泻国门。长安百万家,家家张屏新。”久雨新晴,终南山翠色欲流,长安百万家,家家门前张开一面新崭崭的屏风,多好看!唐时如此,现在仍如此,久住西安的人,都有这样的经验。所以,如果写从长安城中望终南馀雪而不用一个“霁”字,却说望见终南阴岭的馀雪如何如何,那就不是客观真实了。

  祖咏不仅用了“霁”,而且选择的是夕阳西下之时的“霁”。怎见得?他说“林表明霁色”,而不说山脚、山腰或林下“明霁色”,这是很费推敲的。“林表”承“终南阴岭”而来,自然在终南高处。只有终南高处的林表才明霁色,表明西山已衔半边日,落日的馀光平射过来,染红了林表,不用说也照亮了浮在云端的积雪。而结句的“暮”字,也已经呼之欲出了。

  前三句,写“望”中所见;末一句,写“望”中所感。俗谚有云:“下雪不冷消雪冷”;又云:“日暮天寒”。一场雪后,只有终南阴岭尚馀积雪,其他地方的雪正在消融,吸收了大量的热,自然要寒一些;日暮之时,又比白天寒;望终南馀雪,寒光闪耀,就令人更增寒意。做望终南馀雪的题目,写到因望馀雪而增加了寒冷的感觉,意思的确完满了;何必死守清规戎律,再凑几句呢?

  王士稹在《渔洋诗话》卷上里,把这首诗和陶潜的“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王维的“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宽”等并列,称为咏雪的“最佳”作,不算过誉。


【赏析四】

  《终南望余雪》是祖咏的代表作之一,“意尽言止”说的就是作者写这首诗的故事。

  祖咏,字和生,盛唐时期著名的山水田园诗人。于武周圣历二年(公元699年)生于地处中原的古都洛阳。诗人在唐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举进士。后在一代名相、诗坛名宿张说的引荐下,在兵部任过掌管马政的驾部员外郎之职。开元十八年冬,张说逝世。后来诗人因感仕途无望,便隐居汝水岸边,混迹于渔樵,过着超然世外的隐逸生活。其时,与王维交谊颇深。祖咏虽隐居,但仍关心国家的安危和黎民疾苦。唐天宝五年(公元746年)左右,诗人带着壮志未酬的失意情怀怅然辞世,年仅47岁。

  祖咏的诗现存不多。内容一方面反映他田园生活的闲情逸致;另一方面,忧国忧民的爱国热情,又促使他写出了自己甘愿弃笔从戎、为国立功的壮志豪情,在《望蓟门》中写到:“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当时诗人虽近暮年,但建功报国的迫切心情并不减“班超投笔”、“终军请缨”当年。诗人这慷慨激昂的诗句震撼千古,为盛唐诗坛击响了一个强劲的音符。

  《终南望余雪》是祖咏的一首传世名作,也是一首应试诗。当时,年轻的诗人满怀建功报国的凌云壮志,自东都洛阳来到了帝京长安参加科举考试。早闻长安城南的终南山以其独特的风姿横亘关中,广绵千余里,又恰逢终南山刚刚降过雪,于是读书之余,诗人欣然沿北坡而上,饱览了雪后终南山的秀丽山色。这样,一首流传千古的传世名作便在酝酿之中了。当在科考中看到“终南望余雪”的试题时,便用清理的文字和忧国忧民的赤子情怀,抒写了这首千古传诵的清奇小诗。


【赏析五】

  《终南望余雪》一诗仅二韵四句二十字,诗人却以其清淡的诗句描绘了终南山的雄奇高峻。“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一个“秀”字,形象地概括出了终南山的壮丽景色,“浮”字更是巧妙地写出了终南山因其高峻雄伟故“积雪”如同漂浮在空中一样的景色,以动写静,并不乏味,使本诗更形象地写出了高耸入云的终南山的夺人气势,诗句挥洒自如、一波三折,更增加了诗的韵味。这与诗人的凌云之志相互吻合,一起交融在这一字之中,使全诗更富有灵气。但诗人接下来并没有继续写终南山的挺拔巍峨,而是紧扣“余雪”二字,“林表明霁色”。赞美了雪过天晴,日光与雪光相互辉映的壮丽奇观。此时的诗人为终南山的恢弘气势所陶醉。然诗人胸中似有一口闷气尚未发泄而出,那就是诗人来到繁华的长安所看到的百姓流落街头而衣不蔽体的场面,当想到傍晚来临雪后增寒时,那百姓岂不更觉寒冷?于是诗人笔锋一转,用他那颗赤诚之心写出了“城中增暮寒”一句。这是本诗的灵魂所在,也是诗人用心血凝炼而成。诗人已透过歌舞升平的太平世界,用其敏锐的眼光发现了盛唐时期的那种潜在的危机……

  细腻的描写,平中见奇的语言,再加上诗人那建功报国的胸怀及其忧国忧民的情操,共同凝成了这首流芳百世的清奇小诗。

“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祖咏《望蓟门》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燕台一去客心惊,笳鼓喧喧汉将营。

  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

  沙场烽火侵胡月,海畔云山拥蓟城。

  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


【译文】

  一到燕台眺望,我就暗暗吃惊;笳鼓喧闹之地,原是汉将兵营。

  江山积雪万里,笼罩冷冽寒光;边塞曙光映照,高高旗旌飘动。

  战场烽火连天,遮掩边塞明月;南渤海北云山,拱卫着蓟门城。

  少年时虽不像班超,投笔从戎;论功名我想学终军,自愿请缨。


【赏析一】

  《望蓟门》是唐代诗人祖咏的作品。此诗写诗人到边地见到壮丽景色,抒发立功报国的壮志。

  诗一开始就用“心惊”二字,表示诗人对国事的担忧;接着写听到军中不断传来鼓角声,使人感到浓厚的战争气氛;中间四句进一步具体地描绘了登台所见的紧张情况,从而激发了诗人投笔从戎、平定边患、为国立功的壮志。全诗意境辽阔雄壮,充满阳刚之美,带有浓郁的盛唐时期的慷慨之气,写景状物中又寄寓着诗人热爱祖国山河的豪情和投身疆场为国立功的壮志,是一篇催人奋进的爱国主义乐章。


【赏析二】

  诗是吊古感今的。开首两句说北望蓟门,触目惊心。起句突兀,暗用典故,说燕自郭隗、乐毅等士去后,即被秦所灭,故客心暗惊。又汉高祖曾身击臧荼,故曰“汉将营”。因而清人方东树说:“岂是时范阳已有萌芽耶?”(《昭昧詹言》卷十六)怀疑这是对安禄山的叛乱有所预感。颔联、颈联写景雄丽。

  全诗扣紧一个“望”字,以“烽火”承“危旌”,以“雪山”承“积雪”。写“望”中所见,抒“望”中所感,格调高昂诗。从军事上落笔,着力勾画山川形胜,意象雄伟阔大。为尾联抒发从戎之志做好铺垫,使人读了慷慨非常。


【赏析三】

  唐代的蓟门,即范阳道,统率幽云十六州,为唐朝东北边陲重镇,主要防御契丹。

  玄宗开元二年 (714),薛纳将兵御契丹;二十二年(734),张守珪斩契丹王屈烈及可汗。本诗大约作于这段时间,其时诗人游宦于此。

  首联 “燕台一望”即 “一望燕台”的倒装,固然因律诗平仄之要求,但更为重要的是,以“燕台”这样一个大地名起笔,可平添全诗的雄壮气势,山川险要,不禁激情满怀, “惊”字便点出了这种特有的感受。客心因何而惊呢?首先是因为汉将 (实为唐将)大营,笳鼓阵阵,响彻远近。此句化用南朝梁代曹景宗 “去时儿女悲,归来笳鼓意”诗意,表现出军营中号令之严肃。

  颔联进一步写笳鼓之声,点明它是在严冬初晓时发出的。严冬本已甚为寒冷,何况又天降大雪,更何况还是多少天来之积雪,而且是连绵千万里的积雪,其冷简直难以言状。单是雪上反射出的寒光,也足令人两眼昏花。这是远望之景。再看高处,但见曙色朦胧,山川模糊,惟独城楼高悬之旗帜在半空中猎猎飘扬。如此静穆之景,当然会令诗人心灵震惊不已。

  颈联一转,极写边关战士意志昂扬之态。烽火与月光、雪光交织,壮伟异常,这是向前望。环顾周围但见蓟门要塞临海倚山,天生拱卫,稳如磐石。诗人受此感染,便由惊转为不惊,水到渠成转入尾联两句来。这两句直抒 “望”后所感,意思是说:虽说我年轻时没能像班超那样投笔从戎,但见此三边壮气,却也欲效终军请缨破敌。

  全诗紧扣一个 “望”字,勾画蓟门山川形胜,意象雄伟壮阔,字里行间充满蓬勃向上、建功立业的 “盛唐之音”。


【赏析四】

  蓟门在今北京附近,唐时是防契丹的前线重镇。这里历史上曾有过“黄金台拜将”的故事,眼前又是浓浓的军事氛围,因而祖咏只一“望”便生出许多既独特又很易得人认同的情思。

  全诗从“望”字着笔。第一二句是“望”的背景,三四句是“望”中所见,五六句却是“望”中所想象,七八句是“望”中的感慨。

  “惊”字只应作大受震撼解,不是害怕。圈定这特殊感觉有利于读者和作者进行心灵上的交流。祖咏当年纯粹是个热血青年,他正是用了热血青年的“思维之眼”才“望”出些独特的意象来的。

  “笳鼓喧喧”,是造成“惊”和“望”的源起,也是传达边区氛围少不了的一笔。

  次联,积雪泛寒光,风吹旌旗动,是眼前景,但扯到“万里”“三边(幽州,并州,凉州,包括从东北到西北几千里边疆)”,是必须用“思维之眼”才看得到的,显出诗人对边庭形势的了解使其产生独特的生命体验。那种苍莽的气势建筑在真实的感觉上,很动人。其中“寒”“曙”两字颇重要:它们传达了一种既含杀气又有点莫名兴奋的情态。

  第三联,“思维之眼”有更深入的透视。“沙场”固然在眼前,而“烽火”却不见得是当时所见,祖咏只是从“沙场”立刻联想到了“烽火”。“烽火”而“连胡月”,则更带着不知多少年月积叠下来的血腥味和凄清。不过,作者并不想过分渲染凄清,所以立刻换了个角度,去“望”蓟城的地势:“海畔云山拥蓟城”。蓟城后有大海,周围云山簇拥,同样是个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当然,这层意思只在作者潜意识里起作用,下笔写来不见有半点理性思维的痕迹。写景能写出潜意识作用下的特殊感觉,这是高手。

  末联连用了两个典故。第一个是“投笔从戎”:东汉班超原在官府抄公文,一日,感叹说,大丈夫应该“立功异域”,后来果然在处理边事上立了大功。第二个是“终军请缨”:终军向皇帝请求出使南越说服归附,为表现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他请皇帝赐给长带子,说是在捆南越王时要用它。祖咏用了这两个典故,意思很明白,更有豪气顿生之感。

  读诗入门,其乐融融,真是一种享受!


【赏析五】

  这首诗写作者到边地见到壮丽景色,抒发立功报国的壮志。全诗一气呵成,体现了盛唐诗人的昂扬情调。

  燕台原为战国时燕昭王所筑的黄金台,这里代称燕地,用以泛指平卢、范阳这一带。“燕台一去”犹说“一到燕台”,四字倒装,固然是诗律中平仄声排列的要求,更重要的是,起笔即用一个壮大的地名,能增加全诗的气势。诗人初来闻名已久的边塞重镇,游目纵观,眼前是辽阔的天宇,险要的山川,不禁激情满怀。一个“惊”字,道出他这个远道而来的客子的特有感受。这是前半首主意所在,开出下文三句。

  客心因何而惊呢?首先是因为汉家大将营中,吹笳击鼓,喧声重叠。此句运用南朝梁人曹景宗的诗意:“去时儿女悲,归来笳鼓竞。借问行路人,何如霍去病?”表现军营中号令之严肃。但仅仅如此,还未足以体现这个“惊”字。三四两句更进一步,写这笳鼓之声,是在严冬初晓之时发出的。冬季本已甚寒,何况又下雪,何况又是多少天来的积雪,何况又不止一处两处的雪,而是连绵千万里的雪;这些雪下得如此之广,又积得如此之厚,不说它是怎样的冷了,就是雪上反映出的寒光,也足以令人两眼生花。“万里寒光生积雪”这一句就这样分作四层,来托出一个“惊”字。这是往远处望。至于向高处望,则见朦胧曙色中,一切都显得模模糊糊,唯独高悬的旗帜在半空中猎猎飘扬。这种肃穆的景象,暗写出汉将营中庄重的气派和严整的军容。边防地带如此的形势和气氛,自然令诗人心灵震撼了。

  以上四句已将“惊”字写足,五六两句便转。处在条件如此艰苦。责任如此重大的情况下,边防军队却是意气昂扬。笳鼓喧喧已显出军威赫然,而况烽火燃处,紧与胡地月光相连,雪光、月光、火光三者交织成一片,不仅没有塞上苦寒的悲凉景象,而且壮伟异常。这是向前方望。“沙场烽火连胡月”是进攻的态势。诗人又向周围望:“海畔云山拥蓟城”,又是那么稳如磐石。蓟门的南侧是渤海,北翼是燕山山脉,带山襟海,就像天生是来拱卫大唐的边疆重镇的。这是说防守的形势。这两句,一句写攻,一句说守;一句人事,一句地形。在这样有力有利气势的感染下,便从惊转入不惊,于是领出下面两句,写“望”后之感。诗人虽则早年并不如东汉时定远侯班超初为佣书吏(在官府中抄写公文),后来投笔从戎,定西域三十六国,可是见此三边壮气,却也雄心勃勃,要学西汉时济南书生终军,向皇帝请发长缨,缚番王来朝,立一下奇功了。末联连用了两个典故。第一个是“投笔从戎”:东汉班超原在官府抄公文,一日,感叹说,大丈夫应该“立功异域”,后来果然在处理边事上立了大功。第二个是“终军请缨”:终军向皇帝请求出使南越说服归附,为表现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他请皇帝赐给长带子,说是在捆南越王时要用它。祖咏用了这两个典故,意思很明白,更有豪气顿生之感。末二句一反起句的“客心惊”,水到渠成,完满地结束全诗。

  这首诗从军事上落笔,着力勾画山川形胜,意象雄伟阔大。全诗紧扣一个“望”字,写望中所见,抒望中所感,格调高昂,感奋人心。诗中多用实字,全然没有堆砌凑泊之感;意转而辞句中却不露转折之痕,于笔仗端凝之中,有气脉空灵之妙。此即骈文家所谓“潜气内转”,亦即古文家所谓“突接”,正是盛唐诗人的绝技。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