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崔颢的诗词_崔颢的诗词翻译_崔颢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5-07     浏览次数:0
“地迥鹰犬疾,草深狐兔肥。”崔颢《古游侠呈军中诸将》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少年负胆气,好勇复知机。

  仗剑出门去,孤城逢合围。

  杀人辽水上,走马渔阳归。

  错落金锁甲,蒙茸貂鼠衣。

  还家且行猎,弓矢速如飞。

  地迥鹰犬疾,草深狐兔肥。

  腰间带两绶,转眄生光辉。

  顾谓今日战,何如随建威?


【译文】

  有一位少年游侠凭借其胆量、气魄,勇猛并且善于相机而动,深为人所器重。手执长剑离家从军,奔赴前线,正遇上我方的一座孤城被敌军团团包围,他在这辽河一战中冲锋陷阵,杀死敌人无数,最后我军凯旋,他骑马胜利地回到渔阳老家。他里面披挂着用金线缀成的灿烂铠甲,外面罩着华贵的貂鼠皮外套。回家后每日只管与人游猎,纵马驰骋,箭射如飞。猎场面积宽广,老鹰猎狗紧紧跟随,草木茂密,猎物长得又肥又大。游侠腰间系着两条系印章的丝带,目光灵动,顾盼生辉。回头对随从们说:“这次跟着我打猎,同往日跟随建威将军作战相比感觉如何?”


【赏析一】

  《古游侠呈军中诸将》是唐代诗人崔颢的作品。此诗写一位游侠从军勇敢善战,建立大功,后被封赏而志得意满的经历,歌颂了他的赫赫战功和威猛气概。诗的前半部分写侠士从军,后半部分写还家游猎,抒发了主人公报国赴难的豪情壮志。全诗热情洋溢,豪迈奔放,风骨凛然。


【赏析二】

  “游侠”,是乐府古题,从西晋张华以后历代都有人作,内容大都写壮勇轻生、杀人报仇的侠士精神。此诗属边塞诗,歌颂一位将士的赫赫战功和威猛气概。诗的前半部分写侠士从军。开头两句即赞赏主人公的有胆有识,接着写游侠慷慨从军及勇武善战的形象。后半部分,从“还家”句开始,写游侠立功受赏后归家游猎。这一部分描写了壮士归来的悠闲生活,但写其唯爱游猎,并且“弓矢速如飞”,仍不失其游侠的勇武本色。


【赏析三】

  这首诗是诗人呈军中诸将之作。诗人塑造了一位有勇有谋、英俊潇洒而又豪爽的游侠形象。他勇武过人,终立功疆场,受封归家,志得意满。诗人通过对这一形象的赞颂,为军中诸将树立了一个楷模,激励将士们英勇作战,以期成就一番功业,扬名于世。全诗刻画人物极为成功,无论是战时还是战后,人物都不失其英雄本色,并通过对其行动、外貌、语言、神态的描写,使人物血肉丰满,呼之欲出,真实可感。


【赏析四】

  “地迥鹰犬疾,草深狐兔肥”这两句是说游侠行猎的状况——草原旷远,地势平坦,猎鹰与猎犬,疾飞快跑,追逐猎物;因为草原上草长得茂盛,狐兔都长得肥壮。景象壮阔,气氛热烈,隐见游侠行猎时之英姿。


【赏析五】

  崔颢(704?——754),汴州(今河南开封市)人。开元十一年(七二三)进士,曾为太仆寺丞,天宝中为司勋员外郎。崔颢以才名著称,好饮酒和赌博,与女性的艳情故事常为时论所薄。早年为诗,情志浮艳。后来游览山川,经历边塞,精神视野大开,风格一变而为雄浑自然。《黄鹤楼》一诗,据说李白为之搁笔,曾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赞叹。《全唐诗》存其诗四十二首。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崔颢《逢入京使》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译文】

  东望家乡路程又远又长,热泪湿双袖还不断流淌。

  在马上与你(使者)相遇但无纸笔,请告诉家人说我平安无恙。


【赏析一】

  这首诗的好处就在于不假雕琢,信口而成,而又感情真挚。诗人善于把许多人心头所想、口里要说的话,用艺术手法加以提炼和概括,使之具有典型的意义。清人刘熙载曾说:“诗能于易处见工,便觉亲切有味。”(见《艺概·诗概》)在平易之中而又显出丰富的韵味,自能深入人心,历久不忘。岑参这首诗,正有这一特色。


【赏析二】

  在路上遇见回京的使者,请他捎句话给家人不要挂念,这是人之常情,但通过诗人表达出来就深了一层,结句尤让人觉得似含有无数悲辛


【赏析三】

  第一句是写眼前的实景。“故园”指的是在长安自己的家。“东望”是点明长安的位置。离开长安已经好多天,回头一望,只觉长路漫漫,尘烟蔽天。

  第二句带有夸张的意味,是强调自己思忆亲人的激情,这里就暗暗透出捎家书的微意了。“龙钟”在这里是淋漓沾湿的意思。“龙钟”和“泪不干”都形象地描绘了诗人对长安亲人无限眷念的深情神态。

  三四句完全是行者匆匆的口气。走马相逢,没有纸笔,也顾不上写信了,就请你给我捎个平安的口信到家里吧!岑参此行是抱着“功名只向马上取”的雄心,此时,心情是复杂的。他一方面有对帝京、故园相思眷恋的柔情,一方面也表现了诗人开阔豪迈的胸襟。


【赏析四】

  天宝八载(749),岑参第一次远赴西域,充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书记。他告别了在长安的妻子,跃马踏上漫漫征途。

  也不知走了多少天,就在通西域的大路上,他忽地迎面碰见一个老相识。立马而谈,互叙寒温,知道对方要返京述职,顿时想到请他捎封家信回长安去。此诗就描写了这一情景。


【赏析五】

  《逢入京使》选自《岑嘉州诗》卷七。作者岑参(约715—770),是唐代边塞诗人中最卓越的代表者之一,与高适齐名。世称“高岑”。岑参曾任嘉州(现在四川朱山)刺史。岑诗的主要思想倾向是慷慨报国的英雄气概和不畏艰难的乐观精神。艺术上气势雄伟,想象丰富,风格峭拔。天宝八年,岑参第一次远赴西域,充当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书记。他告别了长安的妻子,跃马踏上漫漫征途。在通西域的路上,忽然迎面碰见一个老相识,立马而谈,互叙寒暖,知道对方要返京述职,顿时想到要他捎口信给长安的家中。此诗就是描写这一情景。这首诗把许多人心头所想,口里要说的话,用艺术手法加以提炼和概括,使之极具典型意义。这是岑参诗的一大特色。

“强欲登高去,无人送酒来。”崔颢《行军九日思长安故园》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强欲登高去,无人送酒来。

  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


【译文】

  九月九日重阳节,我勉强登上高处远眺,然而在这战乱的行军途中,没有谁能送酒来。我心情沉重地遥望我的故乡长安,那菊花大概傍这战场开放了。


【赏析一】

  第一联出句:“强欲登高去”,仄仄平平仄,仄起不用韵,表达出重阳节里很想去登高的心情。强,字面意思是勉强,实际上表达出强烈的愿望,“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战乱未平,登高也没有兴奋心,“菊之爱,陶后鲜有闻。”正是菊花盛开时,长安仍被叛军控。何时平叛奏凯歌,百姓箪食壶浆乐?

  第一联对句:“无人送酒来”,平平仄仄平,平仄与出句相对,据《南史·隐逸传》记载,陶渊明有一次过重阳节,没有酒喝,就在宅边的菊花丛中独自闷坐,时任江州刺史的王弘派人送酒来,于是醉饮而归。如今,岑参忙于行军打仗,纵然勉强“登高”,但不可能有王弘那样的人送酒来了。“来”与上句末字“去”,相反相成,形成对接,出句“强欲”,对句“无望”,照应严密,易记易诵。

  第二联出句:“遥怜故园菊”,平平平仄仄,音韵沉稳,承上而启下。“遥”字,既呼应首句“登高去”,又写出对故乡的关切。况且这五个字精妙无比,从“遥”字开始,再写到“故园”,最后落到“故园”的“菊花”,范围由大到小,意象由模糊到清晰,如摄像机拍摄,由远景推到近景,最后是“菊花”的特写镜头。怜,细腻地写出对故乡之爱,对叛军之恨。

  第二联对句:“应傍战场开”,仄仄仄平平,先仄声后平声,余韵悠悠,借助想象,故园饱受敌军糟踏,战火纷飞,民血四溅。菊花倔强开放,不屈不挠,象征人民群众坚贞不屈,定要将敌军消灭殆尽。此句令人想起“战地黄花分外香”的名句。


【赏析二】

  唐代以九月九日重阳节登高为题材的好诗不少,并且各有特点。岑参的这首五绝,表现的不是一般的节日思乡,而是对国事的忧虑和对战乱中人民疾苦的关切。表面看来写得平直朴素,实际构思精巧,情韵无限,是一首言简意深、耐人寻味的抒情佳作。


【赏析三】

  古人在九月九日重阳节有登高饮菊花酒的习俗,首句“登高”二字就紧扣题目中的“九日”。劈头一个“强”字,则表现了诗人在战乱中的凄清景况。第二句化用陶渊明的典故。据《南史·隐逸传》记载:陶渊明有一次过重阳节,没有酒喝,就在宅边的菊花丛中独自闷坐了很久。后来正好王弘送酒来了,才醉饮而归。这里反用其意,是说自己虽然也想勉强地按照习俗去登高饮酒,可是在战乱中,没有象王弘那样的人来送酒助兴。此句承前句而来,衔接自然,写得明白如话,使人不觉是用典,达到了前人提出的“用事”的最高要求:“用事不使人觉,若胸臆语也。”(邢邵语)正因为此处巧用典故,所以能引起人们种种的联想和猜测:造成“无人送酒来”的原因是什么呢?这里暗寓着题中“行军”的特定环境。

  第三句开头一个“遥”字,是渲染自己和故园长安相隔之远,而更见思乡之切。作者写思乡,没有泛泛地笼统地写,而是特别强调思念、怜惜长安故园的菊花。这样写,不仅以个别代表一般,以“故园菊”代表整个故园长安,显得形象鲜明,具体可感;而且这是由登高饮酒的叙写自然发展而来的,是由上述陶渊明因无酒而闷坐菊花丛中的典故引出的联想,具有重阳节的节日特色,仍贴题目中的“九日”,又点出“长安故园”,可以说是切时切地,紧扣诗题。诗写到这里为止,还显得比较平淡,然而这样写,却是为了逼出关键的最后一句。这句承接前句,是一种想象之辞。本来,对故园菊花,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想象,诗人别的不写,只是设想它“应傍战场开”,这样的想象扣住诗题中的“行军”二字,结合安史之乱和长安被陷的时代特点,写得新巧自然,真实形象,使我们仿佛看到了一幅鲜明的战乱图:长安城中战火纷飞,血染天街,断墙残壁间,一丛丛菊花依然寂寞地开放着。此处的想象之辞显然已经突破了单纯的惜花和思乡,而寄托着诗人饱经战争忧患的人民的同情,对早日平定安史之乱的渴望。这一结句用的是叙述语言,朴实无华,但是寓巧于朴,余意深长,耐人咀嚼,顿使全诗的思想和艺术境界出现了一个飞跃。


【赏析四】

  全诗“强”起写“欲望”,紧接着“感叹”“无人送酒”而“失望”,“遥”字转“怜故园菊”,末句想象故园菊“应傍战场开”,又与首句“欲”字相呼应。四句二十字,情感悲怆深沉,思路跌宕起伏,行文朴实无华,结构起承转合。同学们努力发挥想象,想到当时情景,快速朗读数遍,即可流利背诵。


【赏析五】

  这首诗的原注说:“时未收长安。”唐天宝十四载(755)安禄山起兵叛乱,次年长安被攻陷。至德二载(757)二月肃宗由彭原行军至凤翔,岑参随行。九月唐军收复长安,诗可能是该年重阳节在凤翔写的。岑参是南阳人,但久居长安,故称长安为“故园”。

“岧峣太华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崔颢《行经华阴》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岧峣太华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云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关险,驿路西连汉畤平。

  借问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处学长生。


【译文】

  高峻的华山俯视古都咸阳城, 天外三峰不是人工所能削成。

  巨灵神祠前的云雾时聚时散, 仙人掌上的阵雨刚过天放晴。

  函谷关北枕黄河太华多险峻, 驿路西连的汉畴辽阔而旷平。

  借问到咸京求功名的过路客, 怎比得就在此处学道求长生。


【赏析一】

  崔颢现存诗中大都格律严整,然而此诗却打破了律诗起、承、转、合的传统格式,别具神韵。前六句虽有层次先后,却全为写景,到第七句突然一转,第八句立即以发问的句法收住,“此处”二字,绾合前文,导出“何如学长生”的诗旨。从全篇来看,诗人融神灵古迹与山河胜景于一炉,诗境雄浑壮阔而富有意蕴。清人方东树评此诗曰:“写景有兴象,故妙。”这是颇为精当的。


【赏析二】

  诗题《行经华阴》,既是“行经”,必有所往;所往之地,就是求名求利的集中地——“咸京”(今陕西西安)。《旧唐书·地理志》:“京师,秦之咸阳,汉之长安也。”所以此诗把唐都长安称为咸京。诗中提到的“太华”、“三峰”、“武帝祠”、“仙人掌”、“秦关”、“汉畤”……都是唐代京都附近的名胜与景物。当时京师的北面是雍县,秦文公曾在这里作鄜畤(畤,谓“神灵所止之地”,即后世神坛之类),到汉高祖作北畤止,这里共有五畤,诗中的“汉畤”即指京师北面的这一古迹。而京师的东南面,就是崔颢行经的华阴县。县南有五岳之一的西岳华山,又称太华,山势高峻。神话传说这里是“群仙之天”,曾由“巨灵手劈”,所以“仙掌之形,莹然在目”(《云笈七籤》)。华山各峰都如刀削,最峭的一峰,号称“仙人掌”。汉武帝观仙人掌时,立巨灵祠以供祭祀,即为“武帝祠”。诗中称“天外三峰”的,是指著名的芙蓉、玉女、明星三峰(一说莲花、玉女、松桧三峰)。华阴县北就是黄河,隔岸为风陵渡,这一边是秦代的潼关(一说是华阴县东灵宝县的函谷关)。华阴县不但河山壮险,而且是由河南一带西赴咸京的要道,行客络绎不绝。


【赏析三】

  诗的前六句全为写景。写法则由总而分,由此及彼,有条不紊。起句气势不凡:以神仙岩穴的华山压倒王侯富贵的京师。在这里,一个“俯”字显出崇山压顶之势;“岧峣”两字加倍写华山的高峻,使“俯”字更具有一种神力。然后,诗人从总貌转入局部描写,以三峰作为典型,落实“岧峣”。“削不成”三字含有人间刀斧俱无用,鬼斧神工非巨灵不可的意思,在似乎纯然写景中暗含神工胜于人力,出世高于追名逐利的旨意。

  诗人路过华阴时,正值雨过天青。未到华阴,先已遥见三峰如洗。到得华阴后,平望武帝祠前无限烟云,聚而将散;仰视仙人掌上一片青葱,隐而已显,都是新晴新沐的醒目气象。首联写远景,颔联二句可说是摄近景。远近相间,但觉景色沁脾,自然美妙,令人移情,几乎忘却它的对仗之工,而且更无暇觉察“武帝祠”和“仙人掌”已为结处“学长生”的发问作了奠基。

  颈联则浮想联翩,写了想象中的幻景。这是眼中所无而意中所有的一种景色,是诗人在直观的基础上加以驰骋想象的一幅写意画。在华山下,同时看到黄河与秦关是不可能的,但诗人“胸中有丘壑”,笔下可以溢出此等雄浑的画面;

  在华山下望到咸京西面的五畤,也是不可能的,而诗人“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文心雕龙》),完全可以感受到此种荡荡大道,西接遥天。古人论诗有“眼前景”与“意中景”之分,前者着眼客观景物的撷取,后者则偏执诗人胸襟的外溢。这首诗就是从描绘眼前景色中自然滑出五、六两句诗人的意中之景。而“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话》),诗人胸中之情亦由此可窥探。上句中一个“枕”字把黄河、华山都人格化了,有“顾视清高气深稳”之概;一个“险”字又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名利之途的风波。下句一个“连”字,使汉五畤上接颔联中的“武帝祠”和“仙人掌”,灵迹仙踪,联锁成片,更垫厚了结处的“长生”;“平”字与上文“岧峣”、“天外”相对照,驿路的平通五畤固然更衬出华山的高峻,同时也暗示长生之道比名利之途来得坦荡。一“险”一“平”,为人们提出了何去何从的问号。这两句中“枕”字、“连”字,前人称为诗眼,其实,两句中的“险”字、“平”字以及起句的“俯”字都是前呼后拥,此响彼应。

  崔颢二次入都,都在天宝中,此诗劝“学长生”,可能是受当时崇奉道教、供养方士之社会风气的影响。诗人此次行经华阴,事实上与路上行客一样,也未尝不是去求名逐利,但是一见西岳的崇高形象和飘逸出尘的仙迹灵踪,也未免移性动情,感叹自己何苦奔波于坎坷仕途。但诗人不用直说,反向旁人劝喻,显得隐约曲折。结尾两句是从上六句自然落出的,因而显得潇洒自如,风流蕴藉。


【赏析四】

  此诗是崔颢前往古都咸阳求取功名途经华阴而作。前三联都是写景。诗人在华山脚下,众多景物不可能全都收入眼帘,如诗中所说的“汉畤”(从秦文公到汉高祖所建的神坛之类,共有五畤)远离华山,不可目击。所以,诗人既纵展目力,又驰骋想象,把眼前景和意中景结合起来,描绘了一幅硕大无朋、气势恢宏的壮丽画卷。华山高耸,俯视咸京;巨灵神所辟的三峰(著名的芙蓉峰、玉女峰、明星峰)如从天外飞来,鬼斧神工,非人间刀斧所能“削成”;。诗人经华阴时,正值雨过天晴,峰峦如洗,自然清新。武帝祠前云蒸霞蔚,烟云时聚时散;仙人掌上新晴如画,翠色怡人心目。五六两句是诗人胸臆中的一幅写意画。上句中的“枕”字把黄河、华山都人格化了,突出其宏大的气势;“险”字则语义双关,既慨叹山河之险壮,又暗喻仕途之险恶。下句的“连”字,有囊括全景之妙,把上文中的“武帝祠”、“仙人掌”等仙迹灵踪连缀起来,使之浑然一体,更显神奇瑰丽。至此,诗人完成了画面的描绘,所营造的意境具有辽阔的空间感和悠远的时间感,并且为尾联抒发感慨蓄积了足够的气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古都咸京,是文人求取功名的热闹之地,通往咸京之路“名利客”络绎不绝。诗人就是众多“名利客”中的一个。但见到或想到这自然美妙、神奇瑰丽、气象万千、令人叹为观止的山河胜景和神灵古迹,诗人不免移性动情,感叹自己何苦费尽心力地在坎坷的仕途上奔波,于是以劝喻路人的方式,表明自己的人生态度——与其如此辛劳,不如到大自然中学“长生之道”。这种思想感情,是在前六句所描绘的画面中自然浮出的,有水到渠成之妙。


【赏析五】

  这首诗是写行旅华阴时所见的景物,抒发吊古感今的情感。诗的前六句全为写景。首联写远景,起句不凡,以华山之高峻和三峰的高矗天际,压倒京都之豪富,暗寓出世高于追名逐利,颔联写晴雨时的景色,这是写近景。颈联写想象中的幻景,描述华阴地势的险要和汉的形胜。即景生感,隐含倦于风尘退隐山林之意。尾联反诘,借向旁人劝喻,说明凡争名夺利的人,就不得安心息影学长生之术。隐约曲折,潇洒自如,风流蕴藉。

    全诗打破了律诗的起承转合的格式,别具神韵。诗境雄浑壮阔,寓意深刻。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崔颢《长干行》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

  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

  同是长干人,自小不相识。

  下渚多风浪,莲舟渐觉稀。

  那能不相待,独自逆潮归。

  三江潮水急,五湖风浪涌。

  由来花性轻,莫畏莲舟重。


【赏析一】

  《长干行》是乐府《杂曲歌辞》旧题,来源于南京长干当地民歌。崔颢所仿作的《长干行》共四首,一般选本多仅选其中前一两首,马茂元选注的《唐诗选》四首皆录,便于观其全貌。

  崔颢这四首诗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前代民歌的遗风,却又有所超越。诗的风格并不是艳丽柔媚,或者浪漫热烈,而以素朴真率见长,写得干净健康。诗以白描手法,朴素自然的语言,描述了一对虽是同乡却从不相识的年轻男女的戏剧性的相识过程,又通过两个人的来往问答,含蓄蕴藉地表达了他们之间的爱慕之情。作者用笔收放自如,曲直尽妙,对人物心理的刻划细致入微,生动活泼,另人赞叹。

  马茂元的注评基本上是十分到位的,但对于第一首的注释,我略有异议。


【赏析二】

  《长干行》是古乐府,古乐府《长干行》多是描写古代妇女生活的,崔颢的这首《长干行》是写船家女问江上来客的,虽然无场景,无动作,只有短短的四句言语,前两句是写船家女的询问,后两句是写船家女的解释,犹如一台大型的独角戏,崔颢把整个故事大部分情节给隐藏起来,给读者留下一个足够想像的空间,是诗外有意。


【赏析三】

  《长干行》语言精炼,情感活动浓烈,使诗外有意,像一杯酒,不,更像一壶酒,闻到香气四溢,不用喝便知是好酒,只是闻味便勾起了读者无限的想象,喝过后便引起了无限的回味,深深难忘。

  我认为崔颢的《长干行》绝对是一首好诗,值得一读。


【赏析四】

  《长干行》大致的内容是:船家女听到亲切的乡音,想向对方打听一下故乡的近况, 又怕对方误会,短短的四句诗词,表现出一个大场面,就像一部大戏,把场景隐藏在后台,更看不到演员,观众似乎变成了听众,不是在看戏,而是在听戏。


【赏析五】

  诗的语言朴素自然,有如民歌。民歌中本有男女对唱的传统,在《乐府诗集》中就称为“相和歌辞”。所以第一首女声起唱之后,就是男主角的答唱了。“家临九江水”答复了“君家何处住”的问题;“来去九江侧”说明自己也是风行水宿之人,不然就不会有这次的萍水相逢。这里初步点醒了两人的共同点。“同是长干人”落实了姑娘“或恐是同乡”的想法,原来老家都是建康(今江苏南京)长干里。一个“同”字把双方的共同点又加深了一层。这三句是男主角直线条的口吻。现在只剩最后一句了:只有五个字,该如何着墨?如用“今日得相识”之类的幸运之辞作结束,未免失之平直。诗人终于转过笔来把原意一翻:与其说今日之幸而相识,倒不如追惜往日之未曾相识。“生小不相识”五字,表面惋惜当日之未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实质更突出了今日之相逢恨晚。越是对过去无穷惋惜,越是显出此时此地萍水相逢的可珍可贵。这一笔的翻腾有何等撼人的艺术感染力!

  《长干曲》是南朝乐府中“杂曲古辞”的旧题。崔颢这两首诗继承了前代民歌的遗风,但既不是艳丽而柔媚,又非浪漫而热烈,却以素朴真率见长,写得干净健康。女主角的抒怀只到“或恐是同乡”为止,男主角的表情也只以“生小不相识”为限。这样的蕴藉无邪,是抒情诗中的上乘。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崔颢《黄鹤楼》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7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译文】

  传说中的仙人早已乘黄鹤离去,只留下了这座空荡荡的黄鹤楼。黄鹤一去再也没回来,唯有悠悠的白云千百年来依然飘浮在空中,不因黄鹤离去而有所改变。晴天里,隔着江水,汉阳城的树木清晰可见,鹦鹉洲上也长满了茂盛的芳草。时已黄昏,何处是我的家乡?烟波浩渺的大江令人生起无限的哀愁!


【赏析一】

  崔颢(公元704——754年),汴州(开封)人,唐玄宗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进士,天宝中任尚书司勋员外郎。他才思敏捷,长于写诗,系盛唐诗人。《旧唐书?文苑传》把他和王昌龄、高适、孟浩然并提,但他宦海浮沉,终不得志。

  此诗为咏黄鹤楼的名篇佳作,即便是大诗人李白也曾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之叹,因为崔颢的诗实在太高妙了。他将黄鹤楼的历史传说与人生的感发写得如此空灵,如此真实,不仅情景交融,而且时空切换自然,意境深远而又不晦涩,犹如信手拈来,读之如若行云流水,一泻而下。


【赏析二】

  首联:“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诗人起笔从黄鹤楼远古的传说写起,昔日的仙人子安早已经乘着黄鹤离去,只留下了这座空空荡荡的黄鹤楼。这远古传说的追溯,既令读者想知道黄鹤楼的来历,也无疑是为黄鹤楼罩上了一层神奇虚幻的神秘色彩。

  颔联:“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无论从律诗的格律还是从意思上看都是承首联而来,仙人乘鹤而去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过,在这漫长的年月里,黄鹤楼有什么变化吗?没有。“白云千载空悠悠”是在说天空的白云千百年来依然在空中飘来荡去,并没有因黄鹤一去不返而有所改变。在诗人的笔下,“白云”也仿佛有了情感,有了灵魂,千百年来朝来夕往,黄鹤楼相伴。

  颈联:“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两句笔锋一转,由写传说中的仙人、黄鹤及黄鹤楼,转而写诗人眼前登黄鹤楼所见,由写虚幻的传说转为实写眼前的所见景物,晴空里,隔水相望的汉阳城清晰可见的树木,鹦鹉洲上长势茂盛的芳草,描绘了一个空明、悠远的画面,为引发诗人的乡愁设置了铺垫。

  尾联:“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时已黄昏,何处是我的家乡?烟波飘渺的大江令人生起无限的乡愁!这是写诗人所感,感叹人生,感叹乡愁。至此,诗人的真正意图才显现出来,吊古是为了伤今,抒发人生之失意,抒发思乡之情怀。


【赏析三】

  元人辛文房《唐才子传》记李白登黄鹤楼本欲赋诗,因见崔颢此作,为之敛手,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传说或出于后人附会,未必真有其事。然李白确曾两次作诗拟此诗格调。其《鹦鹉洲》诗前四句说:“鹦鹉东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何青青。”与崔诗如出一辙。又有《登金陵凤凰台》诗亦是明显地摹学此诗。为此,说诗者众口交誉,如严羽《沧浪诗话》谓:“唐人七言律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这一来,崔颢的《黄鹤楼》的名气就更大了。

  黄鹤楼因其所在之武昌黄鹤山(又名蛇山)而得名。传说古代仙人子安乘黄鹤过此(见《齐谐志》);又云费文伟登仙驾鹤于此(见《太平寰宇记》引《图经》)。诗即从楼的命名之由来着想,借传说落笔,然后生发开去。仙人跨鹤,本属虚无,现以无作有,说它“一去不复返”,就有岁月不再、古人不可见之憾;仙去楼空,唯余天际白云,悠悠千载,正能表现世事茫茫之慨。诗人这几笔写出了那个时代登黄鹤楼的人们常有的感受,气概苍莽,感情真挚。

  前人有“文以气为主”之说,此诗前四句看似随口说出,一气旋转,顺势而下,绝无半点滞碍。“黄鹤”二字再三出现,却因其气势奔腾直下,使读者“手挥五弦,目送飞鸿”,急忙读下去,无暇觉察到它的重叠出现,而这是律诗格律上之大忌,诗人好象忘记了是在写“前有浮声,后须切响”、字字皆有定声的七律。试看:首联的五、六字同出“黄鹤”;第三句几乎全用仄声;第四句又用“空悠悠”这样的三平调煞尾;亦不顾什么对仗,用的全是古体诗的句法。这是因为七律在当时尚未定型吗?不是的,规范的七律早就有了,崔颢自己也曾写过。是诗人有意在写拗律吗?也未必。他跟后来杜甫的律诗有意自创别调的情况也不同。看来还是知之而不顾,如《红楼梦》中林黛玉教人做诗时所说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在这里,崔颢是依据诗以立意为要和“不以词害意”的原则去进行实践的,所以才写出这样七律中罕见的高唱入云的诗句。沈德潜评此诗,以为“意得象先,神行语外,纵笔写去,遂擅千古之奇”(《唐诗别裁》卷十三),也就是这个意思。


【赏析四】

  全篇起、承、转、合自然流畅,没有一丝斧凿痕迹。诗的前四句是叙仙人乘鹤的传说,写的是想象,是传说,是虚幻的;而后四句则是写实,写眼前所见、所感,抒发个人个人情怀。将神话与眼前事物巧妙融为一体,目睹景物,吊古伤今,尽抒胸臆,富含情韵,飘逸清新,一气贯通。


【赏析五】

  此诗前半首用散调变格,后半首就整饬归正,实写楼中所见所感,写从楼上眺望汉阳城、鹦鹉洲的芳草绿树并由此而引起的乡愁,这是先放后收。倘只放不收,一味不拘常规,不回到格律上来,那么,它就不是一首七律,而成为七古了。此诗前后似成两截,其实文势是从头一直贯注到底的,中间只不过是换了一口气罢了。这种似断实续的连接,从律诗的起、承、转、合来看,也最有章法。元杨载《诗法家数》论律诗第二联要紧承首联时说:“此联要接破题(首联),要如骊龙之珠,抱而不脱。”此诗前四句正是如此,叙仙人乘鹤传说,颔联与破题相接相抱,浑然一体。杨载又论颈联之“转”说:“与前联之意相避,要变化,如疾雷破山,观者惊愕。”疾雷之喻,意在说明章法上至五、六句应有突变,出人意外。此诗转折处,格调上由变归正,境界上与前联截然异趣,恰好符合律法的这个要求。叙昔人黄鹤,杳然已去,给人以渺不可知的感觉;忽一变而为晴川草树,历历在目,萋萋满洲的眼前景象,这一对比,不但能烘染出登楼远眺者的愁绪,也使文势因此而有起伏波澜。《楚辞·招隐士》曰:“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诗中“芳草萋萋”之语亦借此而逗出结尾乡关何处、归思难禁的意思。末联以写烟波江上日暮怀归之情作结,使诗意重归于开头那种渺茫不可见的境界,这样能回应前面,如豹尾之能绕额的“合”,也是很符合律诗法度的。

  正由于此诗艺术上出神入化,取得极大成功,它被人们推崇为题黄鹤楼的绝唱,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借问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地学长生。”崔颢《行经华阴》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岧峣太华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云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关险,驿路西连汉畤平。

  借问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地学长生?


【译文】

  高峻的华山俯视着咸阳城,高出天外的三峰不是人工削成的。武帝祠前的烟云就要散去,仙人掌上正好雨过天晴。河与山靠着险要的秦关,驿路向西连着平旷的汉路。借问路边那些追求名利的人,为什么不到这里学习长生不老的道术呢?


【赏析一】

  此诗是崔颢前往古都咸阳求取功名途经华阴而作。前三联都是写景。诗人在华山脚下,众多景物不可能全都收入眼帘,如诗中所说的“汉畤”(从秦文公到汉高祖所建的神坛之类,共有五畤)远离华山,不可目击。所以,诗人既纵展目力,又驰骋想象,把眼前景和意中景结合起来,描绘了一幅硕大无朋、气势恢宏的壮丽画卷。华山高耸,俯视咸京;巨灵神所辟的三峰(著名的芙蓉峰、玉女峰、明星峰)如从天外飞来,鬼斧神工,非人间刀斧所能“削成”;。诗人经华阴时,正值雨过天晴,峰峦如洗,自然清新。

  武帝祠前云蒸霞蔚,烟云时聚时散;仙人掌上新晴如画,翠色怡人心目。五六两句是诗人胸臆中的一幅写意画。上句中的“枕”字把黄河、华山都人格化了,突出其宏大的气势;“险”字则语义双关,既慨叹山河之险壮,又暗喻仕途之险恶。下句的“连”字,有囊括全景之妙,把上文中的“武帝祠”、“仙人掌”等仙迹灵踪连缀起来,使之浑然一体,更显神奇瑰丽。至此,诗人完成了画面的描绘,所营造的意境具有辽阔的空间感和悠远的时间感,并且为尾联抒发感慨蓄积了足够的气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古都咸京,是文人求取功名的热闹之地,通往咸京之路“名利客”络绎不绝。诗人就是众多“名利客”中的一个。但见到或想到这自然美妙、神奇瑰丽、气象万千、令人叹为观止的山河胜景和神灵古迹,诗人不免移性动情,感叹自己何苦费尽心力地在坎坷的仕途上奔波,于是以劝喻路人的方式,表明自己的人生态度——与其如此辛劳,不如到大自然中学“长生之道”。这种思想感情,是在前六句所描绘的画面中自然浮出的,有水到渠成之妙。


【赏析二】

  崔颢写山水行旅、登临怀古诗,很善于将山水景色与神话古迹融合起来,使意境具有辽阔的空间感和悠久的时间感,更加瑰丽神奇。

  在名作《黄鹤楼》中,就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的诗句,再现了茫茫天地、悠悠岁月,令人浮想联翩,引起无穷感慨。在这首诗中,他再次运用这一手法。


【赏析三】

  诗题《行经华阴》,既是“行经”,必有所往;所往之地,就是求名求利的集中地——“咸京”(今陕西西安)。《旧唐书·地理志》:“京师,秦之咸阳,汉之长安也。”所以此诗把唐都长安称为咸京。诗中提到的“太华”、“三峰”、“武帝祠”、“仙人掌”、“秦关”、“汉畤”……都是唐代京都附近的名胜与景物。当时京师的北面是雍县,秦文公曾在这里作鄜畤(畤,谓“神灵所止之地”,即后世神坛之类),到汉高祖作北畤止,这里共有五畤,诗中的“汉畤”即指京师北面的这一古迹。而京师的东南面,就是崔颢行经的华阴县。县南有五岳之一的西岳华山,又称太华,山势高峻。神话传说这里是“群仙之天”,曾由“巨灵手劈”,所以“仙掌之形,莹然在目”(《云笈七籤》)。华山各峰都如刀削,最峭的一峰,号称“仙人掌”。汉武帝观仙人掌时,立巨灵祠以供祭祀,即为“武帝祠”。诗中称“天外三峰”的,是指著名的芙蓉、玉女、明星三峰(一说莲花、玉女、松桧三峰)。华阴县北就是黄河,隔岸为风陵渡,这一边是秦代的潼关(一说是华阴县东灵宝县的函谷关)。华阴县不但河山壮险,而且是由河南一带西赴咸京的要道,行客络绎不绝。

  诗的前六句全为写景。写法则由总而分,由此及彼,有条不紊。起句气势不凡:以神仙岩穴的华山压倒王侯富贵的京师。在这里,一个“俯”字显出崇山压顶之势;“岧峣”两字加倍写华山的高峻,使“俯”字更具有一种神力。然后,诗人从总貌转入局部描写,以三峰作为典型,落实“岧峣”。“削不成”三字含有人间刀斧俱无用,鬼斧神工非巨灵不可的意思,在似乎纯然写景中暗含神工胜于人力,出世高于追名逐利的旨意。

  诗人路过华阴时,正值雨过天青。未到华阴,先已遥见三峰如洗。到得华阴后,平望武帝祠前无限烟云,聚而将散;仰视仙人掌上一片青葱,隐而已显,都是新晴新沐的醒目气象。首联写远景,颔联二句可说是摄近景。远近相间,但觉景色沁脾,自然美妙,令人移情,几乎忘却它的对仗之工,而且更无暇觉察“武帝祠”和“仙人掌”已为结处“学长生”的发问作了奠基。

  颈联则浮想联翩,写了想象中的幻景。这是眼中所无而意中所有的一种景色,是诗人在直观的基础上加以驰骋想象的一幅写意画。在华山下,同时看到黄河与秦关是不可能的,但诗人“胸中有丘壑”,笔下可以溢出此等雄浑的画面;

  在华山下望到咸京西面的五畤,也是不可能的,而诗人“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文心雕龙》),完全可以感受到此种荡荡大道,西接遥天。古人论诗有“眼前景”与“意中景”之分,前者着眼客观景物的撷取,后者则偏执诗人胸襟的外溢。这首诗就是从描绘眼前景色中自然滑出五、六两句诗人的意中之景。而“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话》),诗人胸中之情亦由此可窥探。上句中一个“枕”字把黄河、华山都人格化了,有“顾视清高气深稳”之概;一个“险”字又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名利之途的风波。下句一个“连”字,使汉五畤上接颔联中的“武帝祠”和“仙人掌”,灵迹仙踪,联锁成片,更垫厚了结处的“长生”;“平”字与上文“岧峣”、“天外”相对照,驿路的平通五畤固然更衬出华山的高峻,同时也暗示长生之道比名利之途来得坦荡。一“险”一“平”,为人们提出了何去何从的问号。这两句中“枕”字、“连”字,前人称为诗眼,其实,两句中的“险”字、“平”字以及起句的“俯”字都是前呼后拥,此响彼应。

  崔颢二次入都,都在天宝中,此诗劝“学长生”,可能是受当时崇奉道教、供养方士之社会风气的影响。诗人此次行经华阴,事实上与路上行客一样,也未尝不是去求名逐利,但是一见西岳的崇高形象和飘逸出尘的仙迹灵踪,也未免移性动情,感叹自己何苦奔波于坎坷仕途。但诗人不用直说,反向旁人劝喻,显得隐约曲折。结尾两句是从上六句自然落出的,因而显得潇洒自如,风流蕴藉。

  崔颢现存诗中大都格律严整,然而此诗却打破了律诗起、承、转、合的传统格式,别具神韵。前六句虽有层次先后,却全为写景,到第七句突然一转,第八句立即以发问的句法收住,“此处”二字,绾合前文,导出“何如学长生”的诗旨。从全篇来看,诗人融神灵古迹与山河胜景于一炉,诗境雄浑壮阔而富有意蕴。清人方东树评此诗曰:“写景有兴象,故妙。”这是颇为精当的。


【赏析四】

  崔颢,唐朝汴州(今开封)人,盛唐诗人,才思敏捷,《旧唐书·文苑传》将其与王昌龄、高适、孟浩然并提。华阴,即华山北面。古代称水之南、山之北为阴。行经,即路过。《行经华阴》一诗就是崔颢路过华阴时的作品。

  崔颢辞别故乡汴州前往长安去干什么?或去求取功名,或去开阔眼界,或者二者兼有。因为诗的篇幅极短,许多内容,读者只能靠诗中提供的意象和信息并调动自己的阅历、知识积累等去领悟。崔颢没有直接说出,但是三百年后,另一位与崔颢有着同一阅历、抱着同一梦想的热血青年苏辙在《上枢密韩太尉书》中道出了其中的原委:“辙生年十有九矣。其居家所与游者,不过其邻里乡党之人。所见不过数百里之间,无高山大野,可登览以自广。百氏之书,虽无所不读,然皆古人之陈迹,不足以激发其志气。恐遂汩没,故决然舍去,求天下奇闻壮观,以知天地之广大。过秦、汉之故乡,恣观终南、嵩、华之高;北顾黄河之奔流,慨然想见古之豪杰。至京师,仰观天子宫阙之壮,与仓廪府库、城池苑囿之富且大也,而后知天下之巨丽……”苏辙十九岁离开家乡,前去京都开封求取功名,崔颢赴京求取功名的年龄大体与苏辙相仿。所不同的是,在求天下奇闻壮观时,苏辙由家乡四川绕道陕西再自西东折,一路向京都开封,崔颢是自东向西,二人都行经华山,都看到了黄河,都有一番感慨。从诗文中可以看出,苏辙的感情是诚挚的,意志是坚强的,目标是锁定的;而崔颢的意志是动摇的,情感是多重的,思想是波动的,目标是游移的。

  太华,即西岳华山,又称华岳。因潼关西面有少华山,以示区别,故名太华。华山为我国五岳之一,海拔二千二百米,广十里,属秦岭东段,南连秦岭,北瞰黄河,位于华阴县城之南,距西安东二百四十里。华山山势雄伟,峨然笔立,峰峦如削,奇拔峻秀。山上天然岩洞、名胜古迹、楼阁庙宇、人文景观,随处可见。《山海经》称其“山高五千仞,削成而四方,远而望之,又若华状”;《水经注》称其“远而望之若花状”;《初学记》亦称“山顶有千叶莲花”,故名。华山主要由南峰落雁、东峰朝阳、西峰莲花、中峰玉女、北峰云台五峰组成,其中主峰落雁、朝阳、莲花三峰峥嵘耸峙,鬼斧神工,有壁立千仞之势。南峰不仅为华山群峰中之最高峰,而且也是五岳之最高峰,千山环之,若羽林执戟,站在峰顶俯瞰群山,气势磅礴。峰顶有池水一泓,常年清澈不涸。唐代杜甫赞道:“西岳峻嶒竦处尊,诸峰罗立似儿孙。”宋代寇准有诗云:“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清代屈大均《登华记》称其“五岳之最,中天而立”。西峰最幽奥,石态生动,有石叶如莲瓣覆崖巅,其下有石龟却立,昂首欲行,峰顶有白莲池,劈斧石,相传为陈香劈山救母处。五峰绵延,雄伟峻秀。


【赏析五】

  这首诗从不同的角度描绘了华山的雄伟壮丽。第一句总写华山。从峰顶俯视京城长安,一个“俯”字,力有万钧。诗中所说的咸京,实指西安。西安为唐朝国都,是皇帝居住之地,为万人景仰之都,具有神圣不可侵犯之尊。连众大臣每天上朝都得匍匐在地,迤逦蛇行,谁敢轻蔑?面对着巍巍皇权,整个世界都在下跪,唯有思想与人格独立的诗人,才敢展露出满腔豪气,一身傲骨。诗人于此敢在千百个动词中炼出一“俯”字,可见其胆识非凡。读这句诗,只有和唐代另一位狂放不羁的天才诗人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参读,才能品出个中滋味。华山,峰插云霄,已足够雄伟,但诗人依然嫌其分量不足,又特意在前面加一“岧峣”,以增其高度与力度。第二句,对华山三峰采用仰视的角度,在三峰之前精心安排了“天外”一词,用夸张的手法,极力描绘三峰的巍峨雄姿,再一次将华山推向一个崭新的高度。关于三峰,有不同的说法。《述征记》说:“太华石壁直上如削成,最著者曰莲花、玉女、明星三峰。”诗中称“天外三峰”的,就是指的这三峰(一说莲花、玉女、松桧三峰)。削不成,意谓此山原本为天造地设,神谋化力,非人力所能为。

  华山以险著称,不仅拥有独特的自然风光,而且也是道教有名的“洞天福地”。据文献记载,华山一直是道教独占的名山,也是道教三十六小洞天中的第四洞,佛教从未涉足。它的雄险神奇的山体形象,乃是道教所追求的理想的神仙境界,也是多年来道教徒所向往的修炼之地。早期道教的著名道士如北魏的寇谦之、北周的焦道广等人都曾在山上结庐修炼。道士们的早期开发可谓艰辛倍尝,只能在山中依崖栖身,以后才逐渐修建石木结构的小型道观。唐代,华山道路逐渐开凿出来,道教也随之而兴盛。唐睿宗的女儿金仙公主、著名道士杜怀谦、钟离权、吕岩等人都在山上修道隐居。华山的道教宫观繁多,历史悠久,早在汉武帝时就建有集灵宫,唐朝更陆续出现了一些由道士所营建的宫观,相传大上方的白云宫就是唐金仙公主的修道处,至今遗迹犹存。华山最主要的宫观是西岳庙。该庙在华山下十里、华阴县东五里处,旧址在黄神谷。它始建于汉武帝时,即上面所提到的集灵宫。东汉桓帝延熹八年(公元165年)曾立《西岳华山庙碑》,言东汉统治者祭华、修庙、祈雨等事。北魏兴光元年(公元454年),文成帝因旧庙已毁坏不堪,便在华阴县东五里处的官道北兴建新庙。从北魏开始直至清代,历代都不断加以维修和扩建。

  第三句、第四句为颔联,从平视的角度分写了武帝祠与仙人掌的景象。神话传说这里是“群仙之天”,曾由“巨灵手擘”,所以“仙掌之形,莹然在目”。华山各峰都如刀削,最峭的一峰,号称“仙掌”。汉武帝观仙掌峰时,立巨灵祠以供祭祀,即为“武帝祠”。华阴县北就是黄河,隔岸为风陵渡,这一边是秦代的潼关。华阴县不但河山壮险,而且是由河南一带西赴长安的要道,行客络绎不绝。武帝祠,即巨灵祠,为汉武帝所建。仙人掌,指仙掌峰,在华山东峰东北,巨灵祠所在地。相传河神巨灵擘山,留掌迹于其侧,故名。这一联采用借代的修辞手法,以部分代全体,以武帝祠、仙人掌代华山。这两句写云散天晴之景,是诗人不经意间偶尔凑句成篇或是别具匠心的苦心经营?我认为应属于后者。古人论诗有“一切景语皆情语”的提示,此诗当然也不例外。会读诗者不但能读出言内之意,而更重要的是能悟出言外之意。这两句的言外之意在哪里呢?是诗人看到华山以后的顿悟,是久积于心的凝云的突然消散,是诗人的心灵突然间升华到了“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的至高境界。这是为全诗立意铺路,为抖出尾联诗旨蓄势。

  第五、第六句依然写景。河山,此指黄河与华山。秦关,即秦地的关隘要塞。此处其旨应是暗喻通往仕途之门。一个“险”字,突出了求取功名富贵时所付出的代价。驿路,即大道。畤,古代诸侯、帝王祭上帝诸神的祭坛。秦汉共建四畤,皆在陕西凤翔。欣赏古典诗词,不能循规蹈矩,有许多诗句是为了格律或突出某种需要而故意颠倒语序。这两句诗正读意义一般。若要颠倒一下顺序再读,意义顿觉大不一般:通往祭坛的道路虽是平坦的,但为了谋取功名富贵走向唐帝国长安的仕途却充满了无比的艰险。这样理解才真正符合诗的整体布局及完整意境。

  国都长安,是当时的政治中心,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相互倾轧,甚至充满血腥的屠杀,崔颢决不会充耳不闻。面对诸多无奈,诗人或许联想到了道家的长生术,或许联想到了儒家“达者兼济天下,贫者独善其身”的处世哲学,在结尾处只有发出“借问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处学长生”的千古长叹。这应当是诗人年轻时在未步入仕途之前的浩叹。这里的名利客,也应包括诗人自己。元代诗人张可久的《卖花声·怀古》:“美人自刎乌江岸,战火曾烧赤壁山,将军空老玉门关。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可作为这首诗结尾的注脚。

“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崔颢《长干曲.其二》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

  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


【译文】

  我家临着九江水,来往在九江边。

  我们虽然同是长干人,从小却没有见过面。


【赏析一】

  这首诗是船家少男回答少女的话。首句说明他家在何处,次句说明他经常行船的路线。坦诚朴质,全无芥蒂,自有一番情趣。妙在结尾二句,既是答复第一首“或恐是同乡”的问语,又复提出为什么“生小不相识”的疑问,两情缱绻,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这两首诗继承了前代民歌的遗风,但既不是艳丽而柔媚,又非浪漫而炽烈,却以素朴真率见长,艺术性极强。


【赏析二】

  喻守贞在《唐诗三百首》中说:“前诗是问人,后诗是自答。前诗先问君家住处,接说自己乡贯,又恐自己所业卑贱,恐是同乡被其所笑,故必停船借问个下落才放心。写出女儿羞涩心肠,曲曲如见。后诗又自白所以往来九江的缘由,至此始知原是同乡。因自小离乡,故不能相识,又有自己的解嘲之意。”

  这两首诗采用乐府旧题,语言朴素自然,全用白描手法,犹如民歌,体现了民歌中男女对唱的传统,故第二种说法较为可取。


【赏析三】

  《长干行·家临九江水》是唐代崔颢所写的组诗《长干行二首》中的第二首,该诗以白描手法,朴素自然的语言,刻画了一对萍水相逢的男女的相识恨晚之情。

  这是一首男子应答的诗,是针对着“长干行 其一”中女子的问题而回答的。男子回答得坦率诚恳,一句“生小不相识”表面是惋惜没能青梅竹马,实际是相见恨晚心情的表现,流露出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本诗与“长干行 其一”都具有浓郁的民歌风味,浪漫热烈,朴素健康,称得上上乘之作。


【赏析四】

  这首抒情诗抓住了人生片断中富有戏剧性的一刹那,用白描的手法,寥寥几笔,就使人物、场景跃然纸上,栩栩如生。诗歌在语言上平白如话。从字面上看一览无余,是一个女子同一个男子江上偶遇的对话。流淌在字里行间的千百年来人类社会共同认同的美好的情感——深深的眷念家乡的感情让它获得了流传至今的生命力。

  在封建时代,男女授受不亲,一个舟行女子只因听到乡音,觉得可能是同乡,便全然不顾忌封建礼教的拘束而停舟相问,可见其心情的急切。而迫不及待地自报家门,十分生动地表现了她盼望见到同乡的喜出望外的心情。这是因为乡音让她感到亲切,乡音让她产生要见到家乡亲人的冲动。这一切都缘于对家乡的爱恋。

  男子的答话是“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话虽是出自男子之口,却是对俩人共同的飘泊生涯的叹息,是长年流落在外的无奈。这叹息也是缘于对家乡的爱恋。

  诗人捕捉住一个生活场景,用白描手法抒写人们热爱家乡的情感,既含蓄又生动,饶有生活趣味。


【赏析五】

  《唐诗鉴赏辞典》载沈熙乾一文说:第一首诗写一个住在横塘的姑娘,在泛舟时听到临船一个男子的话音,于是停船问他家住何处,并自报家门,疑是同乡。看出姑娘的天真娇憨和因长期水宿风行,孤寂无人伴语的心情。

  第二首诗是男子的答词,“家临九江水”回答了“君家何处住”的提问;“来去九江侧”说明自己也是水宿风行之人,故有这次萍水相逢;“同是长干人”对应了姑娘“或恐是同乡”的想法;“生小不相识”五字,表面惋惜当日未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实更突出了今日相见恨晚。越是过去无限惋惜,越显出此时此地萍水相逢的弥足珍贵,非常具有撼人的艺术感染力。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崔颢《长干曲.其一》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

  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译文】

  你家住在哪儿?我家就在横塘。

  停船暂且相问,或许我们还是同乡呢。


【赏析一】

  一个住在横塘的姑娘,在泛舟时听到邻船一个男子的话音,于是天真无邪地问一下:你是不是和我同乡?——就是这样一点儿简单的情节,只用“妾住在横塘”五字,就借女主角之口点明了说话者的性别与居处。又用“停舟”二字,表明是水上的偶然遇合,用一个“君”字指出对方是男性。那些题前的叙事,用这种一石两卵的手法,就全部省略了。诗一开头就单刀直入,让女主角出口问人,现身纸上,而读者也闻其声如见其人,绝没有茫无头绪之感。从文学描写的技巧看,“声态并作”,达到了“应有尽有,应无尽无”,既凝炼集中而又玲珑剔透的艺术高度。

  不仅如此,在寥寥二十字中,诗人仅有口吻传神,就把女主角的音容笑貌,写得活灵活现。他不象杜牧那样写明“娉娉袅袅十三余”,也不象李商隐那样点出“十五泣春风,背面秋千下”。他只采用了问话之后,不待对方答复,就急于自报“妾住在横塘”这样的处理,自然地把女主角的年龄从娇憨天真的语气中反衬出来了。在男主角并未开口,而这位小姑娘之所以有“或恐是同乡”的想法,不正是因为听到了对方带有乡音的片言只语吗?这里诗人又省略了“因闻声而相问”的关节,这是文字之外的描写,所谓“不写之写”。


【赏析二】

  本诗是一首女子向男子发问的诗,寥寥数语,形象地将女子既想结识对方,又怕露骨的心态描绘了出来。诗人巧妙地以口吻传达人的神态,用女子自报家门的急切程度,传达了这个女子大胆、聪慧、天真无邪的音容笑貌,纯朴清清,饶有情趣。

  《长干曲四首》是唐代诗人崔颢的组诗作品。这组诗以男女对话的形式,描写了采莲女子与青年男子相恋的过程:两人偶然水上相逢,初不相识,女子却找出话头和对方攀谈,终于并船而归。诗中描绘船家少女的大胆和聪慧,憨厚如实的语言维妙维肖,非常可爱。这四首诗继承了前代民歌的遗风,但既不是艳丽而柔媚,又非浪漫而热烈,却以素朴真率见长,写得干净健康。


【赏析三】

  这首诗表现了女主角境遇与内心的孤寂。单从她闻乡音而急于“停舟”相问,就可见她离乡背井,水宿风行,孤零无伴,没有一个可与共语之人。因此,他乡听得故乡音,且将他乡当故乡,就这样的喜出望外。诗人不仅在纸上重现了女主角外露的声音笑貌,而且深深开掘了她的个性和内心。

  诗的语言朴素自然,有如民歌。民歌中本有男女对唱的传统,在《乐府诗集》中就称为“相和歌辞”。所以第一首女声起唱之后,就是男主角的答唱了。“家临九江水”答复了“君家何处住”的问题;“来去九江侧”说明自己也是风行水宿之人,不然就不会有这次的萍水相逢。这里初步点醒了两人的共同点。“同是长干人”落实了姑娘“或恐是同乡”的想法。


【赏析四】

  这首抒情诗抓住了人生片段中富有戏剧性的一刹那,用白描的手法,寥寥几笔,就使人物、场景跃然纸上,栩栩如生。它描写的是水上少男少女萍水相逢,互为问答,风光旖旎,有六朝民歌的特色。第一首有问无答;第二首有答无问。问答之际,有声有形,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或恐是同乡”,可能是船家少女的托词,借以掩饰自己真正的动机,掩盖自己内心的活动,那种既大胆又羞怯,既泼辣又腼腆的神态,跃然纸上。


【赏析五】

  一个怯生生的船家女,偶尔在江上听到乡音,就不觉喜上眉梢,顾不得娇羞,和隔船的陌生男子搭讪。这让我想到乡土情结,辽阔的空间、悠邈的时间,都不会使这种感情褪色。

  这首诗,很精炼。寥寥数语,却淋漓尽致地刻画出女子想结识对方,又有些羞怯。很巧妙。以口吻的形式,传达了女子自报家门的急切,看出女子的大胆聪慧、纯朴。很真实。每一个漂泊在外的旅人都渴望在他乡遇到同乡人,也算是为思乡的心找到了一个依托。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