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薛涛的诗词_薛涛的诗词翻译_薛涛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5-15     浏览次数:0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薛涛《筹边楼》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平临云鸟八窗秋, 壮压西川四十州。

  诸将莫贪羌族马, 最高层处见边头!


【赏析一】

  距杜甫浣花草堂不远的成都近郊,至今还耸立一座薛涛“吟诗楼”,点缀着锦江玉垒的秀丽风光,那是薛涛晚年栖息吟咏之地。“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读了王建这首《寄蜀中薛涛校书》,不难想象,这颗闪闪发光的诗坛明星,是如何为当时所倾倒,而她的晚年生活,又是过得多么安闲宁静!然而,她没有躲在枇杷门巷这清幽的小天地里把自己和现实隔绝开来,这首《筹边楼》,便是她关怀时事政治心情的真实写照。


【赏析二】

  在一首短短的七言绝句里,有议论,有感慨;有叙述,有描写;有动荡开阖,有含蓄顿挫,是不多见的。胡应麟论唐人绝句有云:“盛唐绝句,兴象玲珑,句意深婉,无工可见,无迹可寻。中唐遽减风神,晚唐大露筋骨。”(《诗薮·内编》)单就不同时期的艺术风貌来讲,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然而这也和中晚唐绝句题材的扩大、内容的加深有关。发展中有成功之处,也会有失败的地方,要作具体分析。象这诗虽“露筋骨”,但仍不失唱叹之音,并非以议论为诗,并不流于概念化。它的意味深长,耐人寻绎不尽。


【赏析三】

  诗的开头两句写楼。说“平临云鸟”,则楼之崇高可想;说“八窗秋”,则天旷气清、四望无际的情景可见。次句“壮压西川四十州”,着一“壮”字,点明筹边楼据西川首府形胜之地。两句不但写得气象万千,而且连李德裕当时建楼的用意,诗人百端交集的今昔之感,也都包孕于其中了。后两句寓严正谴责于沉痛慨叹之中,便是从这里生发出来的;意思是说,由于将军们的眼光短浅,贪婪掠夺,召来了与羌族的战争,而他们又没有抗御的能力,以至连这西川的首府成都,都受到战争的威胁。

  诗以“最高层处见边头”作结,这“高”,这“见”,和首句的“平临云鸟”遥相呼应;而“见边头”,则和次句的“壮压西川”是个鲜明的对照。意思是这座巍然屹立的高楼,它曾经是全蜀政治军事的心脏,成为西川制高点的象征;而今时移事异,登楼便能看到边地的烽火了。通过这样的对照,西川地区今昔形势的变化,朝廷用人的得失,都从这座具有特定历史意义的建筑物集中地表现了出来;而诗人抚时感事、忧深思远的心情,亦即杜甫所说“西蜀地形天下险,安危还仗出群才”(《诸将》)之意,也就深情若诉了。再从句法上来看,“诸将”句突然一转,和上文似乎脱了节;而末句又一笔兜了回来,仍然归结到筹边楼,说的仍然是登楼眺览,真是硬语盘空,力透纸背!


【赏析四】

  筹边楼在成都西郊,是大和四年(830)李德裕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时所建。据《通鉴》记载:“德裕至镇,作筹边楼,图蜀地形,南入南诏,西达吐蕃。日召老于军旅、习边事者,虽走卒蛮夷无所间,访以山川、城邑、道路险易,广狭远近。未逾月,皆若身尝涉历。”可见李德裕建这楼,不仅供登览之用,而且与军事有关。在他的任内,收复过被吐蕃占据的维州城,西川地方一直很安定。大和六年十一月,李德裕调任离蜀,此后边疆纠纷又起。诗中的“羌旅”,就是指吐蕃而言的。这时,薛涛已是七十左右的老人了。她感慨时事,写了这首诗。


【赏析五】

  薛涛,字洪度。唐人,女,随父宦流落蜀中。后入乐籍。韦皋镇蜀,常召侍酒赋诗,称女校书。出入幕府,历事十一镇,以诗受知。暮年居浣花溪,好制松花小笺,时号薛涛笺。传于一时。有<<洪度集>>存世。

“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薛涛《牡丹》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去春零落暮春时, 泪湿红笺怨别离。

  常恐便同巫峡散, 因何重有武陵期?

  传情每向馨香得, 不语还应彼此知。

  只欲栏边安枕席, 夜深闲共说相思。


【译文】

  去年的暮春时,牡丹凋零飘落我因此而流泪,湿透了红色的纸笺;常担心我们像巫峡雨一样散后难聚,怎么居然又盼到了相会的佳期;牡丹的缕缕馨香,向我表出情意,她虽然沉默不语,但心意彼此都知道。我甚想在栏杆边放置枕席,和牡丹共叙相思之情,直到深夜。


【赏析一】

  这首《牡丹》诗用“情重更斟情”的手法,把花人之间的感情反复掂掇,造成情意绵绵的意境,构思新颖纤巧,独具艺术风采。


【赏析二】

  以上六句写尽诗人与牡丹的恋情,末两句,将诗情推向高潮:“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安枕席”于栏边,如对故人抵足而卧,情同山海。深夜说相思,见其相思之渴,相慕之深。这两句想得新奇,写得透彻。

  此诗将牡丹拟人化,用向情人倾诉衷肠的口吻来写,新颖别致,亲切感人,自有一种醉人的艺术魅力。

  薛涛(?—约834)是中国古代屈指可数的女诗人,唐代长安人,幼随父入蜀,曾居浣花溪。这首《牡丹》诗,把牡丹拟人化,用向情人倾诉衷肠的口吻来写。首联先从去年“别离”落墨,诗人因怨离别而“泪湿红笺”。“红笺”是薛涛创制的用来写诗的深红小笺,人称“薛涛笺”。笺因泪而湿,诗人对牡丹的深情亲切感人。颈联中“巫峡”用巫山神女故事,诗人把牡丹当做情人,常担心会一散而不复聚。“武陵”用桃花源典故,诗人为又见牡丹而喜出望外。颔联写牡丹天姿国色,每每以“馨香”向诗人“传情”,花虽“不语”,但与诗人心心相印。尾联写诗人只想在牡丹花的栏边安放枕席,要与花并肩而卧,共说相思直到深夜。可见其相慕之深,相思之渴。这首诗用“多情女情重更斟情”的手法,极写花与人的心灵共鸣,构思新颖,读来令人沉醉。


【赏析三】

  “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别后重逢,有太多的兴奋,亦有无限的情思。面对眼前盛开的牡丹花,却从去年与牡丹的分离落墨,把人世间的深情厚意浓缩在别后重逢的特定场景之中。“红笺”,当指薛涛纸,是诗人创制的深红小笺。“泪湿红笺”句,诗人自己进入了角色,读来亲切感人。

  “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化牡丹为情人,笔触细腻而传神。“巫峡散”承上文的怨别离,拈来宋玉《高唐赋》中楚襄王和巫山神女梦中幽会的故事,给花人之恋抹上梦幻迷离的色彩:担心与情人的离别会象巫山云雨那样一散而不复聚,望眼欲穿而感到失望。在极度失望之中,突然不期而遇,更使人感到再度相逢的难得和喜悦。诗人把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武陵渔人意外地发现桃花源仙境和传说中刘晨、阮肇遇仙女的故事捏合在一起(唐人把武陵和刘晨、阮肇遇仙女的故事联系在一起,见《全唐诗》卷六九O王涣《惘怅诗》),给花人相逢罩上神仙奇遇的面纱,带来了惊喜欲狂的兴奋。两句妙于用典,变化多端,曲折尽致。

  “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两句既以“馨香”、“不语”射牡丹花的特点,又以“传情”、“彼此知”关照前文,行文显而不露,含而不涩。花以馨香传情,人以信义见著。花与人相通,人与花同感,所以“不语还应彼此知。”


【赏析四】

  薛涛(768——832),唐代女诗人,字洪度。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幼年随父郧流寓成都,八九岁能诗,父死家贫,十六岁遂堕入乐籍,脱乐籍后终身未嫁。后定居浣花溪。薛涛姿容美艳,性敏慧,8岁能诗,洞晓音律,多才艺,声名倾动一时。德宗贞元(785——804)中,韦皋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召令赋诗侑酒,遂入乐籍。后袁滋、高崇文、武元衡、李夷简、王播、段文昌、杜元颖、郭钊、李德裕相继镇蜀,她都以歌伎而兼清客的身份出入幕府。韦皋曾拟奏请朝廷授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格于旧例,未能实现,但人们往往称之为“女校书”。

  薛涛和当时著名诗人元稹、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人都有唱酬交往。居浣花溪上,自造桃红色的小彩笺,用以写诗。后人仿制,称为“薛涛笺”

  晚年好作女道士装束,建吟诗楼于碧鸡坊,在清幽的生活中度过晚年。


【赏析五】

  这首《牡丹》诗,把牡丹拟人化,用向情人倾诉衷肠的口吻来写。首联先从去年“别离”落墨,诗人因怨离别而“泪湿红笺”。“红笺”是薛涛创制的用来写诗的深红小笺,人称“薛涛笺”。笺因泪而湿,诗人对牡丹的深情亲切感人。颈联中“巫峡”用巫山神女故事,诗人把牡丹当做情人,常担心会一散而不复聚。“武陵”用桃花源典故,诗人为又见牡丹而喜出望外。颔联写牡丹天姿国色,每每以“馨香”向诗人“传情”,花虽“不语”,但与诗人心心相印。尾联写诗人只想在牡丹花的栏边安放枕席,要与花并肩而卧,共说相思直到深夜。可见其相慕之深,相思之渴。这首诗用“多情女情重更斟情”的手法,极写花与人的心灵共鸣,构思新颖,读来令人沉醉。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薛涛《送友人》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水国蒹葭夜有霜, 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 离梦杳如关塞长。


【译文】

  水国之夜是笼罩在凄寒的月色之中的,寒冷的月色与夜幕笼罩中的山色浑为一色,苍苍茫茫。

  友人与自己的千里之别,自是从今日开始了,我的梦杳而去,它能够跨过迢迢关障,追随你到遥远的关塞。


【赏析一】

  诗人薛涛在这首《送友人》中,从整个构思来看,先写思念而不见之情,再写自慰自勉之退步,最后写思念的梦也做不来。

  这样,层层推进,处处曲折,愈转愈深,委曲、含蓄地把自己对友人的深切思念之情感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同时,诗歌暗用古代诗歌意境,不但扩大丰富诗歌内涵,而且也提高诗歌的审美境界。


【赏析二】

  昔人曾称道这位“万里桥边女校书”“工绝句,无雌声”。她这首《送友人》就是向来为人传诵,可与“唐才子”们竞雄的名篇。初读此诗,似清空一气;讽咏久之,便觉短幅中有无限蕴藉,藏无数曲折。

  前两句写别浦晚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可知是秋季。“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这时节相送,当是格外难堪。诗人登山临水,一则见“水国蒹葭夜有霜”,一则见月照山前明如霜,这一派蒹葭与山色“共苍苍”的景象,令人凛然生寒。值得注意的是,此处不尽是写景,句中暗暗兼用了《诗经·秦风·蒹葭》“蒹葭苍苍”两句以下的诗意:“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回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以表达一种友人远去、思而不见的怀恋情绪。节用《诗经》而兼包全篇之意,王昌龄“山长不见秋城色,日暮蒹葭空水云”(《巴陵送李十二》)与此诗机杼相同。运用这种引用的修辞手法,就使诗句的内涵大为深厚了。

  人隔千里,自今夕始。“千里自今夕”一语,使人联想到李益“千里佳期一夕休”的名句,从而体会到诗人无限深情和遗憾。这里却加“谁言”二字,似乎要一反那遗憾之意,不欲作“从此无心爱良夜”的苦语。似乎意味着“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可以“隔千里兮共明月”,是一种慰勉的语调。这与前两句的隐含离伤构成一个曲折,表现出相思情意的执着。


【赏析三】

  薛涛(约768——约834),唐代女诗人,字洪度。长安(今陕西西安)人。父亲薛郧在四川做官,早年去世以后,薛涛和母亲相依为命。

  薛涛聪慧貌美,八岁能诗,熟悉音律,多才多艺,声名倾动一时。韦皋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时,薛涛得以召见并入乐籍,成为歌伎。后世称歌伎为“校书”就是从她开始的。薛涛和当时的著名诗人元稹、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人都有过唱酬交往。她居住在成都浣花溪边,自造桃红色的小彩笺,用以写诗。后人仿制,称为“薛涛笺”。晚年好作女道士装束,建吟诗楼于碧鸡坊,在清幽的生活中度过晚年。有《锦江集》五卷,已失传。《全唐诗》录存其诗一卷。近人张蓬舟有《薛涛诗笺》。


【赏析四】

  前两句“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写别浦的晚景,属于环境描写。“蒹葭”即芦荻。“蒹”即荻。“葭”即芦。“苍苍”即鲜明之貌。这两句写诗人登山临水,见水国蒹葭,霜天寒月,月明山青,茫茫一片。这里,上句 “水国蒹葭夜有霜”,诗人暗用《诗经?蒹葭》之意,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意境来表达对友人不舍的悠悠情怀。下句“月寒山色共苍苍”,其中的“苍苍”虽说是描写山色的景象,但联系上句“蒹葭”,自然也会想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境界。这两句都突出了一个“寒”字。可以说,上句的“夜有霜”和下句的“月寒”相关联,前者写霜,是在水中,预示着已经是深秋时节;后者写月,是在山中,表现出深秋时节月色笼罩山野,到处都充满着寒气。这样两句关联,一山一水,一霜一色,不当有视觉感,也有触觉感。这样的描写,不但营造了送别时凄凉的环境气氛,而且把诗歌整个画面扩大,从时空上拓展了诗歌的审美境界。

  接着的三四句“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上句“谁言千里自今夕”,是说人隔千里,自今夕开始。这与李益《写情》中所说的“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一样,表达出了分离之后所具有的无限情思意绪,甚至无奈与遗憾。然而,诗人却用了“谁言”二字,从一个侧面表现出诗人对“千里自今夕”的不同认识。就从这一句来看,好像“千里自今夕”不是一种遗憾,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似与“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唐·王勃《杜少府之任蜀洲》),或者“美人去兮音尘绝,隔千里兮共明月”(谢庄的《月赋》)的情怀一致。恰恰是“谁言”用得最妙,它所产生的语调,很富有艺术感染力和吸引力。也就是说,诗人并没有停留在眼前的分离,而是采用了退步而来,集中情感力量以突出要表达的思想情感。从表面看来好似在安慰自己,实则隐含着对离别之后相见无期的伤感之情。接着下句“离梦杳如关塞长”,“关塞”即边关。“杳”意思是说远而不见踪影。这句暗用了李白《长相思》中“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的词意。而与唐代张仲素的《秋闺思》中的“碧窗斜日霭深晖,愁听寒螿泪湿衣。梦里分明见关塞,不知何路向金微”的审美意境不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且有着更为深沉的意蕴。张仲素诗歌中是入梦见关塞而不见人,而薛涛《送友人》却是即是梦魂也难以飞越长长关塞,更莫说见人。这样,诗人把自己的思念之苦推向高潮,情感达到极点。真是“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张仲素的《秋闺思》)。


【赏析五】

  诗中提到“关塞”,大约友人是赴边去吧,那再见自然很不易了,除非相遇梦中。不过美梦也不易求得,行人又远在塞北。“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李白《长相思》)。“关塞长”使梦魂难以度越,已自不堪,更何况“离梦杳如”,连梦也新来不做。一句之中含层层曲折,将难堪之情推向高潮。此句的苦语,相对于第三句的慰勉,又是一大曲折。此句音调也很美,“杳如”的“如”不但表状态,而且兼有语助词“兮”字的功用,读来有唱叹之音,配合曲折的诗情,其味尤长。而全诗的诗情发展,是“先紧后宽”(先作苦语,继而宽解),宽而复紧,“首尾相衔,开阖尽变”(《艺概·诗概》)。

  “绝句于六艺多取风兴,故视它体尤以委曲、含蓄、自然为高。”(《艺概·诗概》)此诗化用了前人一些名篇成语,使读者感受更丰富;诗意又层层推进,处处曲折,愈转愈深,可谓兼有委曲、含蓄的特点。诗人用语既能翻新又不着痕迹,娓娓道来,不事藻绘,便显得“清”。又善“短语长事”,得吞吐之法,又显得“空”。清空与质实相对立,却与充实无矛盾,故耐人玩味。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
博评网